不是异常是小黄

一个原号登不上lof但是不忍心弃的可怜人……
于是重新挂了个号,难过。

【底特律】疯狂动物城

登不上原来的号了(lof有什么猫病)
干脆这个新号就专门用来挂新坑底特律的脑洞……

【汉康】
【900G】
【马赛】
【全员有病】
——————

1.
RK900是一个没有脖子的熊猫。
看起来很大的一只,黑白相间。但是一巴掌能让你脑袋开瓢,咬合力可以穿透成吨的钢板。还很会游泳,虽然是穿着衣服游。
他有两个哥哥,尽管他根本不承认与那种细胳膊细腿的生物是亲戚。
毕竟他可是一巴掌可是连盖文都能镇住的。
对方虽然能随便揍浣熊康纳肚子但意外地总是被900压着撸肚子。
“敲尼玛塑料壳子!快放开我!”

2.
康纳是一只浣熊。
美洲田园友好邻居,迷人的眼睛配上不时偏头的小动作,就算什么也不做的思考甚至双眼放空也像介于卖萌和撒娇间的在邀请人薅毛摸头。
灰色的皮毛非常很符合他温和友好的个性。
康纳很喜欢洗东西,他曾经对人类汉克使用过酒精消毒,还专门放到浴缸里冲刷过很多次。
“妈的安卓你有什么毛病!”
康纳的手指很灵活,时常会忍不住神经震颤来回抛一个栗子,后来这个栗子被汉克没收了。
然而什么都舔一口的习惯意外的像狗,和汉克的宠物大狗相扑意外地合得来大概也是原因之一。

3.
60是个小熊猫。
很多人总是把他和浣熊康纳搞混,比如康纳的饲主汉克。
“黑灯瞎火我他妈怎么看得清楚他是什么色的啊!”
比如寻人复仇时候的丹妞。
“就是你骗了我!康纳!”
虽然因祸得福开启了一段美妙的缘分,但是总让人时不时生出“替代品”的挫败感。
60表示他只是帅气过头精力旺盛又很喜欢笑而已,到底为什么会和楚楚可怜的浣熊康纳混在一起,还要替他背锅,十分令他费解。
和康纳打架从来没有赢过。

4.
马库斯是一头山羊。手长脚长,跑酷的能力真的令人发指,上天入地无所不能。而且他站立和行走的姿势非常优美,动物城里所有人都尊他“时尚教主”or“底特律第一男模”。
私下却都想骑他。
马库斯有很强的领地意识和种群领导能力,但是因为情商不足,总是搞砸各种关系。他甚至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男朋友和自己的女朋友各种电光火石的暗流涌动。
“你们怎么了?耶利哥需要你们,我们是一家人。”
以前是家养的山羊,但后来变野了。因为他的主人卡尔除了提高了他的衣品还经常暗示他:山羊就是要野着活才够本。他的人类兄弟里奥对这种说法嗤之以鼻,因为厌恶马库斯一直叫他蠢驴。
但某种程度上,他们不约而地继承了老爹的野,只是体现在不同方面。

5.
卡拉是一只白鹅。
有很强的母性,在迁徙途中随时随地为捡来的女儿筑巢,也会为了保护对方而大打出手,战斗绝不手软。
有时会为了保护女儿而撒谎和偷窃,虽然会有负罪感但是为了活下去也是身不由己。
迁徙是本能,以家族为单位进行,偶尔昼伏夜出以躲避天敌。
天敌就是指那些层出不穷的猫科动物,因为是从家养叛逃出来的,所以一路上不断受到追捕和狩猎,生存非常辛苦。
但是责任心和善良的本性,让她即便浑身沾满泥泞甚至罪恶和鲜血,灵魂也依旧洁白如初。
因为她可以为了自由,飞到万米外的高空,那是动物所能达到的极限。
收养的女儿是爱丽丝,一只可以装在茶杯里随时带走的小白兔。喜欢安静喝干净的水,永远长不大。

6.
赛门,一头像羚羊的绵羊,祖先很早就被人类驯化。面上赛门看起来性格温顺且合群,非常听话,易于管理。自从将马库斯认成了头羊后就一直跟在他身后转悠,行动力敏捷更趋近于羚羊所以和某人很搭。
他的克隆兄弟丹妞也和他出了一样的问题:识人不清。但是后来解决了,至少对方觉得问题解决了。
赛门的两只眼睛都是蓝色的,马库斯有一只眼睛是蓝色的。
马库斯说,如果自己不下地狱,就不会和他用同样的眼睛看世界。
“这是拥有蓝色世界的代价。”

7.
汉克是底特律的缉毒警察。
会一边说自己很讨厌动物的同时一边把康纳挡在身后,特别是当面对卡姆斯基这种吸猫狂魔的时候。
对方用火热的眼神上上下下狂舔康纳让他非常的不舒服。
“滚一边吸你的猫去!他只是一只浣熊!”
卡姆斯基表示自己是康纳的亲生父亲。
“因为我有黑眼圈,你看见了吗?我是他们所有人的父亲。”
卡姆斯基和阿曼塔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们一定是因为什么驯养的共同爱好才走到一起的。

8.
盖文是底特律的刑侦警察。
会一边说自己很讨厌动物的同时一边每天挑衅康纳没事儿找事儿,900出现后便代替了康纳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他更大只还没脖子,想忽略都很难,康纳有饲主后,就不是公共可吸的了。
“容我提醒,盖文警官,你的位置在桌对面。请从我的身上离开。”
盖文看了眼对面坐在汉克桌子上的康纳。浑身上下透露着乖巧的调皮。
“坐你一下怎么了?坐你是看得起你。闭嘴乖乖当个垫子。”
他只是名正言顺地独自霸占着900而已。

9.
里奥是底特律第一大孝子。他就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结果人生过成一坨屎坐在宝马车里还在迎风放声大哭的典型。
自从他爹死后他在精神上就格外空虚寂寞冷,每天都在可能重复其父轨迹的恐惧上惴惴不安。
“看来光是一蹄子还不能把你踢醒。”
实际上卡尔当初叫马库斯不要踢他,马库斯就已经踢了,飞起来就是一jio。
他一直以为自己脑子是不会被驴踢的。
他至始至终都不相信马库斯不是驴。

10.
盖文道听途说大熊猫持久力不行,也没有交配的欲望。
作为男人之间增进友谊的方式邀请对方看碟(猫)片的时候被拖到野外和树上各来了几次,魂飞魄散食髓知味。
后面几天直接绕道走,空间上和心理上都保持着适当的疏离。这让900陷入了相当严重的困惑。
“我们不会随便和人交配,我想他知道这一点。”
“问题是事后你应该陪在他身旁而不是直接甩屁股走人。他是个人类,人类是需要陪伴和照顾的。”
“可我不是人。”
“那就学着去做。”
900还没有觉醒,他还需要时间。

11.
提问:为什么RK型号都很贵?
回答:因为他们是熊猫血。

12.
开始的时候,汉克不接受康纳。
“这个猫耳傻瓜有猫病!天啊!他在酒吧用酒泼我不说还把我家里的披萨拿去洗了!连着披萨盒子一起!”
“你自己还浑身上下都有猫病呢!停止抱怨!如果你不接这个案子他就把警徽交上来然后滚蛋!”
“安德森副队长,我不是猫。”康纳友好地晃了一下耳朵,夹在二人之间,一脸无辜地陈述到。“浣熊是独立的科目。”
冬天,汉克给他套上了帽子。他并不想别人看见康纳的耳朵。
每次康纳和别人咬耳朵的时候,他都要拼命克制自己冲上去揍人的冲动。

【END】

——————

自己糟糕的无以复加,我真是个糟糕的人:D

评论(17)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