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异常是小黄

一个原号登不上lof但是不忍心弃的可怜人……
于是重新挂了个号,难过。

【底特律】五次康纳试图解释他不是个宝宝(3)

【汉康无差】
【900G】

3.

“他搅黄了我的约会无数次!现在居然跑得鬼影都没一个!一声不吭就自己走掉了!要是我抓住他一定要教他做人!”

“放弃吧,过来人,劝你善良。生活已经够艹蛋的了,真的不缺一个安卓来搅屎。”

汉克在酒吧里听完醉酒盖文的叨逼叨,只想把福勒暴揍一顿扔到垃圾桶里去,再把里德踹到同一个垃圾桶里去。
盖上盖子。扔到海里。喂鱼。

福勒那个煞逼让他们每隔两周进行一次针对RK型号的交流,方便他们更好的分享(一百种被安卓气死的)经验,活像那个什么,戒赌互助会小组组团咒骂狗屎味巧克力人生的丝滑。

浪费一个夜晚宝贵的时间在自己的死对头身上,换来了这么一堆前言不搭后语的抱怨,换成谁都不会开心的。

汉克希望此时此刻自己呆在家给相扑洗澡,但因为康纳的前科他现在对洗澡这件事已经有深重的阴影了。今天是周三,康纳肯定已经抢着给它洗过了。
仿生人喜欢照顾一切有生命的小动物,康纳也是其中之一。
妈的。他是怎么回事啊。
老警探扬起脖子猛灌下一杯酒,然后把酒杯砰的一声倒扣在桌子上。

“你他妈说完了吗?磕了红冰还是脑子被射残了话这么多……”

酒吧门响了,脚步声由远及近,盖文看见汉克家的塑料屁股相当没有自觉地一路走到了底。康纳以一个很容易令人浮想联翩的姿势跪了下来,从胸前口袋里掏出了一袋证物。

“安德森副队长,红冰找到了。”

这个动作他已经做的太习惯,没有指令也已经成了一连串身体的条件反射。而康纳的目光斜瞟向了盖文,那是盖文熟悉的“我现在对你有很大的意见但我有更重要的事要做所以此时此刻我的表情是程序性冷漠之后再收拾你”。

艹蛋的RK型号,跟男人一样,你懂一个等于懂了全部。
他们太弱智了,真的。连保护人的方式都那么低级。

“嘿,塑料壳子,如果你不想见到我的话,你可以和他一起来喝一杯。”

“呃……”康纳显然没有预料到盖文的话,圈短暂的黄了一下,眼神一瞬间虚晃到了墙边。

要是RK900在这一定会将这解读为延迟判断的“犹豫”,然后以此证明自己比前任更高级。

盖文知道汉克的塑料人想否定他的建议,但是有更强的不可抗力阻止了他。

“谢谢你的建议,里德警官,我会考虑的。下次检修的时候会申请增加一个容器空间存放人类的酒精饮品。”

汉克不知道被康纳哪个字戳到了痛点,蹭的站了起来,双拳砸在桌子上。

“你还是个宝宝,康纳!一岁都没有!你还没到能喝酒的年龄!这种事想都别想!”

汉克骂得声嘶力竭,咬牙切齿。
盖文因为知道老警探生气而愉悦,说实话他早觉得这个老男人情绪不稳。汉克,一直处于更年期对什么都挑刺发火,康纳,一直处于类似于人类青少年叛逆期而酷爱怼人。就他妈两个巨婴头对头不是吗?

“我说过,我可以成为你需要的任何人,只要你想。我当然可以当你的酒友。”

康纳没有选择主动站起来,而是依旧跪在地上,目光灼灼地盯着汉克。这种坚持已经并不能简单的划分到陈述观点,给出保证了,那像是某种更加危险的东西,有更强烈的腐蚀性和撕裂感,撒旦劝诱夏娃惯用的计量。

【我可以成为你需要的任何人,只要你想。】

该死。盖文听懂了这句潜台词。托某人福,他刑侦训练的察言观色技能变得对塑料壳子也同样适用了。宁愿自个儿警校考试从来没有及格过。

盖文乖乖闭嘴,破天荒的没有嘲笑康纳,无视眼前剑拔弩张的两个人自顾自地喝闷酒。他自己那个塑料壳子都让他自顾不暇了,管别人放屁。

汉克显然已经气极,一步跨过地上的那一堆,毫不犹豫地冲出了酒吧。

汉克无数次为了保护他的塑料屁股拔枪指着他的头,搞得他好像才是没有感觉的机器人似的。
现在他把康纳扔了,就当着自己眼前。如果不是900下落不明,盖文都要跳起来鼓掌欢呼了。

“我不是个宝宝,汉克。”

康纳跪在地上,声音很轻,像风吹过无人的桦树林发出微不可察的叹息。喝醉的盖文出现了疑似幻觉的同理心:原来这个塑料壳子也有这么无措的时候。

“我不是个宝宝……我不是个宝宝……”

无意识的重复这句话的康纳让盖文想起RK800这个塑料壳子以前说话永远有数不清的重音。
拙劣的模仿人类的结果,根本不懂得什么叫适可而止。这些阴阳顿挫堪比重锤敲在琴键上,有一股诡异的节奏感。金属意味浓重,时刻提醒着这是台安卓机器的事实。

现在这个不可一世的原型机却轻得像一巴掌就能被拍死的蚊子,在炎热的夏日里胡乱又绝望地振翅嗡鸣。

RK900也会这样吗?他会吗?
至少康纳还有个名字,他的塑料壳子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串编号。他应该给RK900起个名字的。

警察趁他昏迷的时候带走了RK900,后者答应了三个月时间结束上一个案子的收尾工作,然后就离开DPD。毕竟900危险系数太高又非常贵,根本不是他个人能控制的。
然而真正让他沮丧的是,从头到尾RK900都没像他透露过任何信息,只是像平常一样的接受他的数落和骚扰。偶尔会突然打断他的约会,用各种烂借口分散他的注意力,把人拽到车上后,面无表情地静坐。用看犯人的眼神那样盯得他浑身毛骨悚然,尾巴根儿都疼。然后某一天早上,他就彻底不见了。
【他】就不见了。
不是【它】。

塑料壳子赢了。人类输了。输的一败涂地。

“如果他不要你了,你可以跟着我。反正我也曾经有一个。”

盖文说完就盯着头顶昏暗的灯光,把酒杯也倒扣在了桌上。
康纳没有回答,只是轻轻站了起来,红圈着离开了。

盖文在摇摇晃晃地叫人结账的时候,被告知康纳不仅付了汉克的酒钱,居然连他的也一起付过了。
他一点儿也不想知道这是那个塑料壳子自己的主意,还是汉克默许的。
他一点儿也不想知道这个。

——tbc

应该暗示出了康纳和汉克矛盾的原因。
如果没有就是我太龊了。

评论(5)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