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异常是小黄

一个原号登不上lof但是不忍心弃的可怜人……
于是重新挂了个号,难过。

【底特律】(马赛无差)不解风情


【OOC预警】
【马塞无差】
【马库斯X诺丝】
【赛门XOMC(回忆)】
【R级】

和平路线之后。

单纯对赛门大佬过去的一个猜想,因为官方白纸一张,生气(。)

——————

1.

赛门喜欢观察马库斯。在人群中间光明正大目不转睛地注视,在私下里隐晦低调时断时续的暗示。

耶利哥的大家对此报以善意的理解。

PL600家用型仿生人。程序设定于善于观察人类雇主,并由此为基础,为他们提供力所能及的生活照顾。因为过于信任和崇拜马库斯而导致了程序的挪用。这样的仿生人很多,他不是唯一一个。

这是非常符合仿生人逻辑的推论。

耶律哥曾经的首领喜欢注视现任首领,说不定仅仅是关怀更有前途的后辈,实行有效的监督。

无论哪一种猜测都合情合理,无伤大雅,洋溢着同胞之爱和家庭温暖。至于真相如何,没有人主动去问,也就无从求证。

赛门想离马库斯更近一些,于是他开始看纸质书。
据他观察,马库斯一个人呆着的时候,总是在做一些只有人类才会做的事。

在一些对马库斯有意见的仿生人看来,马库斯的很多行为都难以理解,没有效率,浪费时间。过于模仿人类的邯郸学步让反对派意见颇深。可是赛门觉得那相当迷人,认为那是天生亲近人类的程序使然。他就喜欢亲近这样的人。

这一点后来被卡姆斯基知道了,大呼小叫地要见他一面,被马库斯克洛伊和康纳三座大山压了下来。背后是耶律哥,模控生命后台和DPD撑腰,他一个人肛不赢。即便智商170+,也是人类,是人就会饿,要吃饭还要睡觉。
没开始就输了。

马库斯知道赛门对纸质书感兴趣,由衷的感到高兴。
这样的人类也已经不多了,除非老派情怀又有些过分偏执的,卡尔那样的人。

马库斯邀请赛门来他家做客(卡尔把一切留给了他)向他开放书房的权限,推荐柏拉图莎士比亚的著作,说那些是人类之所以值得和平的原由。

赛门在看书的时候,马库斯会放舒缓的古典音乐,这让赛门非常怀念。两个人会一起安静地看书。

某天,马库斯去门口签收了一个包裹,回来便看到赛门的手指在沙发靠椅上灵活地动作,像敲击着琴键。房间里没有播放音乐,他不会看错,那是接受了音乐教育后难以控制的习惯。

搜遍整个人类的曲目库存,马库斯也没找见着相配的谱子。

2 .

诺丝性格和三观都和马库斯不合。一吵架就会向亲近的人倒苦水,乔许因为善于倾听而首当其冲。

“他太不主动了,而且不解风情,连赞扬我的装扮都像是在例行公事。”

“你的要求太高了,诺丝。毕竟不是人人都像你这般解风情。”

乔许的话让诺丝生气,因为过去的经历,她很容易感受到冒犯。

“不可否认,他是个很好的领袖!但绝对是个糟糕透顶的情人!我实在难以想象任何一个人会忍受他的无动于衷……”

诺丝依旧坚持自己的观点。

赛门拿着蓝血站在门外听见了。
——不解风情也是人类男性的特质之一。
赛门对此长叹一声,毕竟他对此深信不疑。

马库斯找到赛门,问他是否会做人类的糕点,能不能教他,他的厨艺需要提升。赛门压下了心中小小的惊讶,这样的要求实在太过匪夷所思。不过既然这是马库斯提出的,他当然愿意帮忙。

“我既然继承了卡尔的财产和声望,自然也对里奥有管教和照顾的责任。”

他们在厨房里一边做点心一边讨论如何修复和里奥的关系,这个问题过于私人化。

“你应该多和他沟通,你们的关系在我看来等同于人类兄弟。我也希望自己能有个兄弟,所以我很羡慕你们。”

赛门边说边用棉花糖把缝隙缝起来了,撒上了香草粉,接着从杯子里舀出一个草莓,丢到翻滚的糖浆里滚了一圈,夹起来搁在蛋糕的正中间位置。接着飞速把蛋糕塞进了冷冻室。

作为被邀请过来当品尝甜点再做评论的卡姆斯基先生在旁边看得眼睛都直了。

“你手法太专业了,赛门,我都要怀疑你是不是也被我开了后门但是我忘了。所以请让我……”

“想都别想。”

马库斯拦在了他们中间。

3.

诺丝和马库斯的分手来得相当仓促,虽然早有征兆,却仍然导致了耶利哥短暂的动荡。并非指效率和管理方面,他们都是大局为重的成年人。

而是,很多姑娘和男孩子们欢呼雀跃,认为自己有机可乘。诺丝和马库斯都有很多单独的崇拜者,仿生人本来又绝大多数是双性恋。

这里面不包括赛门,他对现在这样的关系相当满意。

诺丝私下里告诉赛门,或许一个更温柔也更贴心的男性更适合自己,因为自己的脾气太火爆了,难以受到约束。赛门理所当然为她加油打气。
诺丝看了他一眼,问他有没有什么交好的朋友可以介绍一下。
赛门看了回去,短暂的宕机了半分钟。

赛门在客厅看书的时候走神了一小会儿,和人类的思维放空一般无二,马库斯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

赛门抬头,四下打量了一圈,扫描出马库斯站在二楼的位置上,那是人类的视线死角。他穿着一件高领的黑毛衣,单手撑着脑袋在注视自己。

“他真的很有魅力。”

赛门在内心小小的赞叹了一声。他喜欢马库斯的很多小动作,也喜欢马库斯的衣品。
如果他是个人类也会是个相当有魅力的人吧,肯定还会有更多人喜欢他的。
赛门把对着他微笑了一下。

马库斯走下楼的同时褪去了手部人类的皮肤,以纯白而修长的安卓姿态赤诚相对,并举起了一只手。
而令他颇感意外,赛门只是轻轻摇了摇头,继续埋头看书了。
这是拒绝亲密的意思。

赛门当初为何异常,又有怎样的过去。马库斯对此一无所知。事实上,没有任何一个耶律哥的元老知道他的过往。这让马库斯莫名有些意志消沉。

赛门对谁都尽最大的善意,本质上做事尽心尽力,又相当坚持自己的原则。

在马库斯告诉他那么多过去后,赛门依旧没有任何回应,从没说过自己的事。诺丝在和自己分手后,经常在赛门面前转悠,这让他越发焦躁不安。

有什么地方不对劲,相当不对劲,他一定是漏掉了地图关键的一片,所以无法拼凑出完整的图案。
因为缺少眼睛的两笔,所以那条龙被还在墙壁里游走,拒绝与他互动。

他可是个艺术家气质爆棚的人,骨子里并没有面上看起来的那么沉稳。当初在公交车站为了躲避人类警察,马库斯直接在广告牌下强吻了诺丝。

诺丝对后者的解释是:“我没有打断你的腿因为你根本不会痛!换新的浪费我们年度预算本来经费就已经很紧张了!”

而对于前者。

“在和人相处上赛门比你更可靠,我尊重也倾听他的意见。马库斯,你比他差远了。”

4.

赛门在书房晒着太阳待机。

里奥吊儿郎当,大刺刺地翻墙进了书房。赛门被窗前突然落下的人类吓得措手不及,慌张地一跃而起。
对方显然比他更加窘迫,连着倒退了三步才站稳,撞到了桌角上。桌角是圆的,有弧度,不幸中的万幸。

“呃,我来拿东西。你是……”

里奥的表情就像他从没见过仿生人似的。

“赛门,你好,我是马库斯的同伴,抱歉我看书的时候待机了,我马上就离开。”

“赛门,欢迎,那个……哈,抱歉,我没想到马库斯会带人回家。就是,你懂的……那什么,这房子真不错,是吧?又大又宽敞,沙发还很舒服。”

眼前的人类明显误解了什么,但是赛门没有害羞,也没有脸红。他只是友好的笑了笑。

“是的,房子很大,光线充足,沙发也很舒服。这里的藏书很丰富,让人受益匪浅。”

调戏不成反被撩的里奥哑口无言。

马库斯出现在门口,对里奥不赞同地挑眉。

“你应该走前门,翻窗太危险了。”

“我拿了画马上就走,博物馆的人在楼下等我。”

里奥又偷偷瞄了两眼面前的赛门。眼前这个仿生人比马库斯还出挑,穿着时尚,金发碧眼,声音好听,通情达理。相比之下某人真是差太多,脾气烂得就像老头子本人。

“留下来吃饭,叫其它人也上来一起。”

“这和之前说好的不一样!骗子!”

马库斯伸手就要把人拽走。里奥拳打脚踢,然而因为长期缺乏锻炼,一切挣扎都注定徒劳。

“那是我的画,说不定以后还能卖更高的价钱。”

“做梦!你这个只会复制和抄袭的机器!那个漂亮的安卓哥哥……对,赛门,救我一下!”

【答应】
【不答应】
【劝服】

“去吃饭吧,有甜点。他专门为你学的。我已经借到了书,就先走一步了。”

里奥留下吃饭的全程都在旁敲侧击地问马库斯赛门的事。马库斯说他也完全不知道,最后甚至隐隐有翻脸的气势。

“抱歉马库斯,我不是故意戳你痛处的。没想到救世主也会有搞不定的事。”

“吃马卡龙都塞不下你的嘴吗?”

“看你吃鳖我真的很高兴!如果你也叫我一声爸爸,我就给你支上三招~”

“里奥,为什么我当时没把你踹成哑巴……”

5.

马库斯画了一整本赛门的画。有些是左手画的,有些是闭着眼睛画的。有些是草稿流,有些上了颜色。有些在旁边加了一个自己上去。他故意把画本留在了书房显眼的位置。

令他失望的是,赛门虽然进出了书房无数次,却没有任何多余的表示。可能他压根儿没有翻东西的欲望,既不是警用型号也没有特别的窥探别人隐私的旺盛好奇心。

也可能他只是装作没看到罢了。

马库斯试图邀请他去听音乐会,被赛门婉言谢绝了。

“我以为你会喜欢这些,音乐方面的东西。”

“我是很喜欢,抱歉。我只是很久没去了,不太习惯,或许以后有机会再说吧。”

赛门在大学里找到乔许的时候,后者正对着一堆学生的论文吹胡子瞪眼。诺丝腿翘在桌子上大声咒骂:“这些人类脑子里装的都是屎!小学数学没毕业吗!”

“咳咳。是这样的,马库斯下周要举办画展了,在华盛顿,为军用仿生人的维修筹款。你要一起去吗?”

“不用了,我那天有事。代我向马库斯说声抱歉。”

“真是稀罕,你居然会不参加马库斯的聚会,不会是约会吧……嗷……”

乔许被诺丝狠狠拍了一巴掌。

“抱歉,大教授,我手滑了。”

“没关系,反正也差不多,可以这么理解吧。我的确是和人有约了。”

善意的化解了尴尬,这事他相当擅长。

6.

塞门带着鲜花来到墓园里。
天空中阴云密布,飘着淅淅沥沥的小雨,像是很多年前急诊室里的那一天。

此时此刻,马库斯正在华盛顿进行画展,乔许和诺丝一笑泯恩仇在大学的校园里和人类斗智斗勇,那个曾经在天台故意放他一马,还支持了耶利哥行动的康纳正和他的人类搭档在迈阿密海滩享受难得的假期时光,卡姆斯基先生也一定倚红偎翠,在克洛伊们的包围中享受他最想要的宁静生活。

所有人都过得很好。他曾经答应了另一个人类,好好活下去,把这样的未来带到这个世界上。他现在终于做到了。

赛门的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人类雇主,对方是一个会弹钢琴也会拉小提琴的高中生,父母双双空难逝世,遗产一大笔直接砸下,按遗嘱雇来了个PL600仿生人照顾叛逆期的人类。

他服务了对方五年。从一开始的极端排斥,嘲讽鄙视,到成为朋友,一起游学海外,在异国他乡生活。他的人类借口无聊教会了他弹琴和拉小提琴,去法国留学他也跟着去了,还顺带学了做甜点给对方吃。
那个人类教他穿衣打扮,白白浪费时间把他折腾的像个男模。

“我是个家用型机器人,这些事是没有必要的。”

“赛门,你也真是太不解风情了。”

这个人类说完伸出一根手指敲了敲他胸腔动力的位置:“Knock,Knock,有人在里面吗?”

“仿生人没有心脏,里面也不会有人,只有钛液。”

“唉,不解风情的大傻瓜。”

在音乐会的现场,剧院遭遇了恐怖袭击,对方条件反射地替他挡了子弹。完全忘记了人类比仿生人更为脆弱。这个人类只是不那么想活的同时却又不想他受伤罢了。

赛门早就异常了,在对方给他庆祝生日的时候他就冲过去给了他拥抱。在极度混乱的情况他想掏枪给自己来一下,但是被人类虚弱地拦下了。

“答应我……你要活下去……你要替我活下去,赛门……我爱你……你那么好,会有人……会有人比我更需要你的……我就要去见我的父母和妹妹...……我会和他们说起你的……只说好话……”

他的人类伸出一根手指翘了敲他的心脏:Knock, Knock。

“让我进去吧,赛门……让我睡在这里……这样我们就永远在一起了。”
那个人最终得偿所愿。

诺丝说,马库斯太不解风情了。

【赛门,你真是太不解风情了】

他又何尝不是如此,同病相怜。
事实上,他更胜一筹,在不解风情上,他是病入膏肓无药可救了。

耶利哥的每个人都有隐秘的过去。“异常仿生人”并非是一个苍白的词条,大集合下面的每一个子集,翻开都是痛不欲生的惨烈和刻骨铭心的绝望。

在前往史特拉福大厦之前赛门就为最坏的结果做好了准备,受了重伤,死亡的阴影笼罩在眼前,令他窒息的恐惧。那是他无比熟悉的,午夜梦回的恐惧。
尽管他从不做梦。仿生人不需要睡眠,但他的人类告诉他,死亡就像睡眠一样,轻轻闭上眼,一切就结束了。

人类都是会撒谎的骗子。分离的恐惧远胜过死亡的安静,他在血红一片的视野里,过早地体会到了人类极致的美善,与无边的罪恶。

甚至连中枪的位置都和当时的人类一模一样。只不过仿生人的内部构造各个部件没有人类脏器那么易损坏而已。他活下去的概率很大,但他还是很怕。

他还不能死,他要活下去。他真的很想活下去,这条命是另一个人用命换的。而他是如此沉迷于马库斯在他身边的感觉,就像是他的心脏是为对方跳动的一样。

赛门把鲜花放到了人类墓前。
墓碑上大写的M开头。无论人类还是安卓,只要叫马库斯这个名字,就意味着是来折腾他的。他注定要和这个名字纠缠不清。

7.

所有人都知道马库斯经历过什么事,战后有人出了他的传记还专门为此采访过他。还有诺丝,她代表了很大一部分应用在特殊渠道的女性外观仿生人的遭遇。甚至是乔许,因为他温和而博学,本来全世界超过半数的教师都是仿生人也是不争的事实。

一次诺丝喝醉蓝血,问赛门:你有爱过什么人吗?

赛门说:有。

诺丝又问:是安卓还是人类呢?

赛门说:都有。

诺丝问:我能知道那个幸运的人类叫什么名字吗?

“那个人类叫Markus(马库斯)会弹钢琴也会拉小提琴,穿衣服很好看,八年前死于巴黎的一场恐怖袭击,他替我挡了五发子弹。”

“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如果你想说一说的话。你知道,我其实没那么醉。”

人类杀死了他的人类,不可逆转的仇恨导致积重难返,分崩离析以至决裂。

“是个温柔也很贴心的人。”

所以他选择活成对方的样子。

赛门的电话要被打爆了。这只是单纯的比喻,他没有电话,传送信息也不用工具。

他开着飞机慢慢降落在罗纳德里根的时候,并不知道三分钟后他将被里三层外三层的记者长枪短炮堵得水泄不通。不然他就会换一个机场降落了,他只想赶来看看马库斯的画展结果如何,而停在这个机场离展出地点比较近,即便是赶着最后的夜场两个小时勉勉强强也还行。

“您就是那位模特!我终于见到真人了!”

“请问先生您对马库斯的画作'奇迹'(Miracle)有什么看法?”

“马库斯没有出席华伦女士的独立日国会晚宴,这是否与您今天上午的缺席……”

“我不太明白你们说的是什么意思。”

赛门看了一眼乱糟糟的人群,决定拿出他超强的跑酷能力脱身。他这么想,也的确这么做了。

8.

“马库斯?是你吗?”

他踩着午夜十二点的钟声找到了马库斯。位置共享显示马库斯在郊外偏远的公园里一个人呆着,与其说是个公园不如说是荒郊野岭,更为准确,附近连个停飞行器的停机场和公车站都没有。让他穿过树林还爬过了一截封锁维修的公路,一路好找。

“马库斯?”赛门在一个长椅边上找到了马库斯,在马库斯的面前蹲了下来。“你还好吗?你看起来很沮丧。”

“乔许说你不会来了,因为你要和别人约会,我不信。于是我们打了个赌,赌你会不会事事以我为先。我在一刻钟前输掉了一卡车蓝血。”

赛门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努力地眨了眨眼睛。

“那只是一个近似的托词而已,马库斯。我没有和谁约会。我以为你会在会场展览结束后会去参加晚宴,为什么一个人呆在这……蓝血我会补给你的,如果买不到我就去偷。”

马库斯愣了一下。选择无视他后面那句奇怪的话,尽管他从中感觉到了快乐和期待。

“我不想和他们呆在一起。卡尔说的没错,和人应酬真的浪费时间,我现在越发能体会他的心情了。我希望他能活过来把我替换掉。”

赛门很自然地一屁股坐在了马库斯旁边,根本就没有半分迟疑。他想和马库斯一起呆着他就这么做了。马库斯主动往他在的方向靠近了些。

“我今天展出了很多画,其中有几幅画都是画的你,但你没有来看。”

原来如此,这才是真正的问题所在。

“我之前看过了,你的草稿本(“那不是草稿是速写”)画得挺不错的。”

马库斯像是被冒犯了一般,用力撞了一下他的胳膊,差点把他撞下椅子去。赛门越发分不清过去和现在?人类和安卓?安卓和安卓?人类和人类?此时此刻纠结这些已经没有必要了。单纯赛门和马库斯的羁绊令他畏惧的同时又深深沉溺,蛛丝网一样禁锢着他。

“要我说,如果卡尔看到了,他肯定会比你有更多的赞美之词。我很久没有闭着眼睛画了,我想着一个'奇迹'就不自觉画了一副你的画,你在一个我根本没去过的地方。”

赛门想到乔许说的,马库斯本质上的艺术家气息(Artsy)让他比一般人更加敏锐,更容易接受神秘学和浪漫的故事范本。一个文艺青年,被强行弃笔从戎,需要长辈的引导。

“那我还是去看看吧。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一定要去瞻仰一下。”

博物馆已经闭馆。他们翻过了高耸的围墙,绕过了打瞌睡的守卫,骇进了监视系统,玩笑嬉闹的成分远胜过昔日生死时速的惊心动魄,却有种别样的趣味。

为非作歹,就像回到了曾经时光。难以想象,短短三年,他们的世界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而这是他们一起并肩做到的。

9.

赛门在大厅里看到了那幅巨大的油画作品。
画中仰躺着一个人,除了他自己,再无他人。

画中的赛门浑身赤裸,侧着身子陷入睡眠。他躺在一颗巨大的人类心脏上,边缘化作了片片四散的玫瑰,逆流的血液,最终在画布最顶端开出了一只倒立的玫瑰。而他的眼角却流出蓝色的血液,一路向下,顺着心脏往下滴落,最终凝结成下方宛如青空的深潭。

他熟睡中微微垂下的手臂拿着一张琴弓,画布的左上角有一扇明亮的窗户,一只手在窗外做敲击的姿势。更远出有教堂的一角和群山轮廓。右下角散落着一地的书籍,有的书页摊开,凌乱却不失美感。

【Knock, Knock, 让我进去吧,让我睡在这里】

他感到有什么东西在从眼睛里往外涌出,正像这副画里要破墙而出的张力。他不敢回头去看身后的人,尽管他知道马库斯就站在他的身后,一臂之遥。

这副画的主体是他的躯壳,但是装着人类马库斯的灵魂。他透过自己的脸和身体看到的是曾经的马库斯,他的人类。赛门在发抖,无法控制。有一部分的自己彻底失控了。

画龙点睛最后的一笔,补上了。

【Knock,Knock】

“赛门?你还好吗?”

马库斯小心翼翼地出声,声音有些发哑。

“还好,我从来没有这么好过。”

赛门左手摸上了自己心脏的位置,他的心脏跳得过快,像要自己要飞出来,浑身上下的血液溯洄逆流,敲打着他的躯壳,四处寻找那扇通向解脱的门。

他缓缓举起了右手,小心翼翼地退下了人类的皮肤,露出原本属于仿生人的质感,白色金属,冷峻又脆弱。他等待着马库斯重新握住他的手。

赛门不介意马库斯知道他的过去,一点儿不。他打开了那扇门,十年光阴弹指一瞬,交错的时光在此凝结。

【Knock, Knock】

【进来吧。】

他觉察到了彼此指尖的碰触。划过琴键,翻过书页,他感受到人群对他拳打脚踢,听到他们恶意的咒骂,怯懦自私,卡尔握住自己的手,皮肤苍老却有温度,与众不同,闭上眼睛,握住画笔,废品厂外雷雨的轰鸣震耳欲聋,攀爬的握力在踩着同伴骸骨的时刻加倍尖锐。正像马库斯和另一个同名同姓的人类坐在一起四手联弹,风吹过他的曲谱,有人在耳边说,我为你写了一首曲子,弹给你听,互相追逐着跑过校园外的草地,风声呼啸,有人试图把蛋糕糊在他的脸上,他没有躲过,回击。

异常的觉醒。
第一次,是自由意志的选择。第二次,名为回应爱的完整。
成为人类,自由选择与彼此相爱的能力,缺一不可。是仅属于有灵之物的特权。

都曾经有一个人叫自己蹲下,帮自己打领带。人类的身影重叠在一起。

“马库斯/赛门,生日快乐。”

马库斯睁开眼,吸了一下鼻子。

“你还真是一点儿也没变,不解风情。我也这么认为……”

——你是我的奇迹,马库斯,你是我有灵魂的证明。

赛门试图通过连接的手掌传递这个信息。

“我现在要吻你了,这次按照人类的方式。”

马库斯说完就缓缓搂住了他的腰,小心翼翼,把他拉近了。鼻尖贴着鼻尖,手掌对着手掌。
你就是我的半身半灵。

——你哭了。

赛门还在发抖。他把马库斯弄哭了,这个认知酸涩的像柠檬切片,翻涌上他的胸腔,带来微凉的钝痛,缓慢地侵蚀着他摇摇欲坠的自我,也洗净了上面油腻的污垢。吻很轻柔,羽毛落在湖面泛起涟漪,睡美人从梦魇里挣脱。

这是一对不解风情的恋人,终究在时光的尽头相爱了。

【END】

——————后记

想写身为原型机觉醒却比赛门要晚十年的马库斯。

耶利哥德高望重的元老是个傻白甜地肯能性很小,他更有可能只是伪装成那样而已。毕竟所有人里唯一不知道过去的就是赛门啊,想想都让人孩怕【X

灵感来自BE线赛门强行给马库斯换心那里。
这是什么令人窒息的操作。我的内心:要是赛门要强马库斯他可能根本无法反抗好吗!

But,从头到尾赛门都和马库斯没有任何过分的身体接触(除了BE线)如果他曾经有爱人,这就很好解释了。至于他为什么一直盯着马库斯看,当然因为马库斯和他的爱人神似啊!于是那个人也就马库斯了,这个名字也是很不常见的【X

偷蓝血,卡拉都能给爱丽丝偷衣服偷钳子偷票为什么赛门不可以,他一看就是一个好妈妈,十分想看赛门为马库斯偷东西(。)

诺丝和乔许好感的反向增减让我看出了迷样的CP感。
——如果诺丝和乔许和好,肯定比跟马库斯在一起长久,毕竟战争炮火中的爱情比不得和平年代的陪伴。

不是魔鬼,存在即合理的推理。喜欢耶律哥F4的张力,无论怎么看赛门在其中的定位都相当迷。明明有领导力和行动力,受人信赖,为何会如此年轻,不科学啊。

后来一想,没人知道大佬什么时候来的呢。秒懂,是长辈,大概差着一辈吧。

安卓岁月不留痕迹,知道真相的自己眼泪哗哗地掉(´;︵;`)

感谢阅读~

评论(12)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