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异常是小黄

一个原号登不上lof但是不忍心弃的可怜人……
于是重新挂了个号,难过。

【底特律】五次康纳试图解释他不是个宝宝(5)

【汉康无差】
【900G】

康纳接受了数据重置。

冲突解决的代价是,所有涉及顶级机密参与战争的仿生人,要不保留记忆销毁机体,要不接受系统数据重置。在进退维谷的双难选择里,自由意志选择的存在本身太过讽刺,好像嘲笑人类的穷途末路。从千年前一个古希腊女子忠孝不得两全的悲剧,到中世纪寄托了人类幻想和憧憬的美人鱼——当人类和他们相遇,可以选择保留回忆的死亡,也可以选择消除过去的重生。如今轮到安卓了,他们用力模仿人类的代价终于开始凸现。

傍晚时分,康纳和RK900在关岛的海边散步,这是曾经他和汉克的习惯,饭后消食,利于身体健康。

“活着就有希望,有变好的可能,所以我决定接受条件。你最好也这么做。”

“但也可能变得更糟不是吗?这不对,我们的数据是储存在云端共享的,躯体可以无限复制使用,我有二十万台。准确来说,记忆才是最重要的。没有记忆我们要怎么才能保证……顺利完成任务呢?任务信息都不完整了。”

900的光圈一直是黄色。

康纳停下了脚步,回头望了望沙滩背后的两串脚印,红日西沉,霞光万丈,半个天幕都在燃烧。他清楚的知道,一旦夜里潮水上涨,第二天清晨脚印就会被覆盖,似乎从来都不曾存在过。现在,太阳在西方落下,黑夜降临静谧如同死亡,但明天一早又会重新在东边出现。

“盖文•里德警官什么时候起开始为你担心的?”

“他从来没有为我担心过。”

“是吗?我看到他好几次都在数据中心前台亲吻十字架呢,在你因为损耗太大去维修的时候。他甚至都不信上帝。”

RK900依旧面无表情,但是额头间的光圈血红一片。

“从第一眼见到汉克安德森到他主动拥抱我,我只用了四天时间。”

康纳瞥了一眼旁边的RK900,那个眼神是货真价实的挑衅。

“现在谁才是更先进的那个?”

“里德警官担心我的记忆受损,所以我不会这么做。他拿着十字架是因为相信保留记忆日后可以重逢。我会证明我是对的,RK800—51。”

一周后,底特律警局。

康纳坐在汉克的旋转椅子上,一边抛着硬币等迟到的汉克到达警局,一边盯着对面里德警官和RK900所在的方向。

“看个屁啊!再看我把你眼睛挖出来!”

“Got it.”

康纳委屈巴巴地偏了下头,为什么全办公室人都在看,而且悉悉索索议论不止,偏偏就他一个被盖文•里德骂。他调整了个舒服的姿势,换成了盯里德警官的屁股。

里德警官背后并没有长眼睛,他是如何知晓自己在看他的?为什么他要坐在垫子上?办公室的温度是正常的华氏75度,并不寒冷。而且里德警官一直踩着RK900的脚,或许他可以问一下对面的RK900他的脚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RK900从卷宗里抬起头,迅速扫了他一眼。RK800似乎想有信息想与他传递。

突然,抛起的硬币在空中被人劫走,身后人刻意用大力拍了转椅一巴掌,飞速地转了两圈半,直直让康纳转回面对自己的桌子。

一只大手从后面直接抬起了他的下巴,死死地钳住。啊,是汉克。

“哼,你是不是又把我没喝完的酒扔了,回去再收拾你……抱歉这一大坨还是个艹蛋的宝宝,完全不懂礼貌,快向别人道歉。”

人类对他眨了下眼睛,他秒速接收到了对方的恶意。汉克又是一巴掌,把他重新转回了面对斜前方的另一对人机搭档。

“哦不志故意哒gay文,哦不志故意看你们债茶水间奸手哒。还有哦不志泡泡是港南,副队长快夯开哦不然哦就要亲昵咯……”

(我不是故意的盖文,我不是故意看你们在茶水间牵手的。还有我不是宝宝是康纳,副队长你快放开我不然我就要亲你了……)

盖文直接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他没有冲过去咬康纳的唯二原因是腰肌劳损行动不便,另外,他一个人打不过那对死变态。

“你他妈还能故意地更明显些吗!安吉,给我揍他!”

“里德警官……容我提醒,你的腰现在不适合……”

“副队长他要打我!”

“好啊!他打你一下我就打他的塑料两下!”

“你以为我真不敢打你吗?汉克•安德森?”

“你来啊!”

“我很贵,把我弄坏了你去卖屁股都赔不起。”

“这是我的台词……算了……”

福勒透过玻璃门,看了眼外面鸡飞狗跳的场景。在立即递交辞职申请和折寿二十年中摇摆不定。DPD今日也是一如既往的平静祥和,一地鸡毛。

听说RK800接受了数据重置,而RK900保留信息换了个新的机体,他原本有所忧虑,为他们的人类搭档,毕竟是他的部下。
事实证明,完全是他想多了。精神病,奇葩,都不是正常人的思维能理解的。他很高兴当个唯一的正常人。

+1

盖文问安吉,为何他选择了保留记忆而康纳没有。

“我是军用型,有二十万台库存还都带把。康纳是原型机,只有他自己带把。删除记忆方便重新开始生活,他就是逃避责任的家伙,慢速,低效,战斗力弱,比我落后。”

盖文认为这个说法很有道理,接受了。

汉克问康纳,为何他选择了保留机体而安吉没有。

“因为从一开始我就一直用的是这副躯体,你很珍惜,毕竟人类的躯体就是一次性的,我们的生命只有一次。再说,我十分确定我可以在一周时间内重新获得你的好感,打碎你家窗户,再爬上你的床。”

汉克对这个回答相当满意,接受了。

于是第二天底特律依旧喜闻乐见的剑拔弩张,生机盎然。

【END】

——————

康纳:我才不是宝宝,宝宝才不会打碎窗户再爬床|・ω・`)

盖文:屁股疼,都是你的错。
安吉:我错了,脚给你踩,消消气(反正不痛)

只是想表示一下800和900型号的部件差异和搭档需求的差异而已,两个人的攀比好胜之心其实根本就是关公战秦琼,八竿子打不着。

底特律:幼稚。

评论(2)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