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异常是小黄

一个原号登不上lof但是不忍心弃的可怜人……
于是重新挂了个号,难过。

【底特律】不可貌相(2)


【康汉】

【900G】

【720000(非CP)】

——————

(3.)

盖文在自己家里醒来,浑身上下都很舒坦。爬起来的时候什么也没穿,他有裸睡的习惯,睡懵了也没也任何的危险意识。第一个错误。

一个月难得的一次好觉,他甚至在梦中回到了高中毕业舞会上,鼓起勇气向校花表白。对方的脸模糊一片,怎么也看不清楚。但能清晰地感受到空气中紧张的颤栗,自己结结巴巴的停顿,双手交叉背在身后,死死扣住。一切都像包裹在松脂凝结的琥珀中,一层真假难辨的光晕像油浮在水面上。

房间里十分空旷,没什么不对,房租下周就要到期了,家具扔了一半,多数是二手的。第二个错误。

在新的房子可以居交付租住之前他打算在旅舍暂住一周。虽然在旅社住一个月的费用其实远远低于一个月的房租,他因为工作性质很少回家,厨房几乎不用,睡眠的时间也少得可怜,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要租一个房子。即便这意味着他薪水的一半都白白贡献给了实际使用只有一张床和时灵时不灵的门把手。

他打开了浴室的门。第三个错误。

那扇门通向监狱的洗手间。早已废弃的老旧水管,地上的几滩血泊是熟悉的暗红色。抬起头,天花板左上角的电灯外罩玻璃已经碎,露出了狰狞的灯芯,线路接触不良,忽明忽暗,闪烁,闪烁。盖文碎裂的镜子里看到了一个人的脸。

“里德警官,你迟到了。”

尸体腐烂的味道顺便扩散开来。炎炎夏日他碾过一只浣熊的尸体,恶臭熏天,灯光的角度,相似的气味,相似的声音,熟悉的声线和分贝。

“里德警官,你要迟到了。”

镜子里的是更年轻的盖文•里德,深陷得眼窝,眉毛上挑的弧度。他举起了枪。

“盖文!”

“盖文!”

他被扇了一巴掌,紧接着是一连串的巴掌。

“够了!停下!停下!我说……停下!”

从深渊里被拉扯出来的滋味并不好受,飞蚊症。盖文大口大口的喘息,一头从流沙里挣脱出来的野兽,被风迷了眼睛,只剩哀嚎。现实的重力包裹着记忆如同潮水一般将他淹没。连环杀人凶手,入室盗窃,仿生人异常,办公室,福勒,给你一个超过汉克安德森的机会,汉克安德森,RK800。

该死的,我现在在哪?

盖文怀疑自己的视觉感知和神经中枢出了严重问题,否则怎么会看到RK800那张近在咫尺的脸。他眨巴了下眼睛。

“塑料壳子?”

“不,是安吉。”

艹。RK900,这个挂羊头卖狗肉的魔鬼。

“你刚刚是企图杀死我吗?这他妈是搞什么……你怎么会在我……”

床上。
哑口无言,光速清醒,本来还有一点若有若无的瞌睡被后背温暖的触感震得粉碎。
安吉在他身后,以一个完全环抱的姿势搂着他,大勺子抱着小勺子。而他什么都没穿,这个认知让人害怕。他因为羞耻而小小地瑟缩了一下。

手肘撞开身后的人,盖文向旁边滚了两圈,第二圈半的时候撞到了墙壁。老天,这根本不是他的床,他的床在卧室正中间。这甚至根本不是他的公寓。一定是还在做梦。

“砰砰砰!”撞墙除了撞得脑袋疼,什么都没改变。RK900一只手捞住了他的额头,在他的上方出现。

“我没有企图谋杀你,我在试图叫醒你,里德警官。你现在在我的安全屋。我做了一些吃的,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安吉在脑内【叫他起床】这件任务后打了个小小的勾。

【新任务:调查盖文•里德的过去】

(4.)

康纳在医院楼下下车,抱着一束花,那是他刚才路过花店买来的。门口散步的病人对他露出善意的微笑,甚至有小孩跑过来拽他裤脚。他点头致意的同时,顺便环视了一圈周围的建筑:没有可以线索,没有涂鸦,没有可疑人员,没有血迹,无论蓝色还是红色。

这不是在案发现场,但他已经习惯这么做了。有时候人养成习惯只需要几个简单的重复,巴甫洛夫和他的狗,听到铃声就会分泌唾液,即便什么饱腹的东西都没有。

他直接来到了C区住院部,4号楼,电梯上到第六层,右拐正数第五个房间。他在门口偷瞄了一眼,看到了窗口的日本盆栽。是这没错,汉克安德森的单独病房。

“汉克,我来看你了。今天天气不错。告诉你个好消息,模控生命派来了RK900来接我们的班,他和盖文•里德刚搭上线。”

花瓶里的花被拎出来扔在垃圾桶里,康纳把水倒掉,再换上新的。他散开新的花束,随身拿出一把剪子修理枝干,一朵一朵插进去,接着用牙撕开了一包营养液,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他忍不住舔了舔分析味道。

床上的人目光涣散,但微微动了动脖子。康纳根据这个动作判断对方听见了。

“希望他们能好好相处吧。RK900比我更新进,升级型号,各方面性能都是。我想你很快就能见到他了,上面派他来治疗你。”

汉克将头转向他的方向,大病初愈,精神大不如前。这次他的目光有了焦点。康纳十分怀疑那只是阳光太过微暖造成的错觉。

“58报废前上传了他的所有数据给我,最高指令是保护汉克•安德森。我想你需要知道这个,即便你认为我不是康纳。但我们还是同一个型号的,数据共享。”

“你……没有一点像他。”

汉克的声音传来。整整一个月,对他说的第一句话。

“你不是……康纳。”

第二句。

康纳60号坐在飘窗上看夕阳,单手托着下巴,撑在膝盖上。一群燕子在他眼前飞过,呼啦啦地响,他想起那个和鸽子做伴的仿生人,自己追逐着穿过玉米地又跳过火车。那些都是他的记忆,却又不是他的经历。

“我当然不是他,我们只是共用一个名字又共享记忆而已。汉克,你想吃些苹果吗?”

他第三十次问这个问题,等着对方像往常一样无视。之后他会自作主张从口袋里挑一个苹果出来,切成一小瓣一小瓣的。每一小瓣的苹果皮会卷起来,从中间开口,看起来就像一堆小兔子。再把那盘兔子留在那里,等医院的护工喂给汉克,或者被后者倒掉。

无所谓,反正他又不是康纳。他才不会难过。

“他们会……把你怎么样?既然……900来了。”

背后传来汉克沙哑的声音,老旧的齿轮尝试运转,生锈的迹象很严重。康纳没有回头,削苹果的手顿了一下。

“我有很多想做的事情,汉克。但是睁开眼的那一刻我就知道自己被困住了。被困在名为康纳的囚笼里,以及,困在你的身边。”

他把削好的苹果依次摆好,盯着它们目不转睛地看。后知后觉地舔了舔自己削苹果的手。

“我想知道苹果吃起来什么感觉。我想有自己的生活。”

他把那盘苹果放在了汉克的床头。

“科尔很喜欢,吃一家苹果派,一吃就停不下来……但是我不让他吃,我想他长大就不会再喜欢吃了……但是,他没有长大……康纳和他很像,有时候我看见他,就会想起科尔。”

汉克依旧没有看他,目光落在他床头的两个树立的照片相框上。一张科尔,一张他和康纳的合照。

“我是一台机器,你对我说这些是没有用的,我不会像人类那样容易领会修辞和婉转语的表达。我对你的过去或者康纳的秘密都不感兴趣。”

“嗯,毕竟你不是康纳。”

60号康纳对了下时间,差不多该离开了,晚上还有任务。他抬高了他的床,一把拎起挂在墙上的外套。走到了房间门口,但因为临时改变主意,又旋风般三两步跨回了床边。

“汉克•安德森,在你在开枪的前一刻,都没想过其它人吗?你的狗?你的同事?或者你的……康纳?你不过是嘴上说说而已,在心里他也没那么重要。康纳不过是你自暴自弃地一个借口而已。”

60号用手指戳了戳他的脸。

“你知道如果你死了我就要被报废了,对吧?我还有好多事情想做,如果你敢再试一次,我会去把整个DPD炸掉,我不介意马上搞死马库斯在把他的核弹抢过来。说到做到……和你绑在一起并非我本意。”

“你……毁了我的人生……又一次。”

汉克费力地伸手,挣扎着拽住了他的领带。

“彼此彼此,汉克。至少你曾经有过。”

康纳,60,重新打领带的时候并没有再看眼前的人,而是抬头看着前方,目光坚定。或许这就是他和康纳最大的不同。

————tbc

倒时差令我精神萎靡。
突然好奇仿生人会不会有时差反应_(:з」∠)_

评论(2)

热度(18)

  1. gracelam不是异常是小黄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