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异常是小黄

一个原号登不上lof但是不忍心弃的可怜人……
于是重新挂了个号,难过。

【底特律】不可貌相(3)


【康汉】

【900盖】

【720000(非CP)】

(5.)

【您有4封新的邮件】
【阅读】【回复】【删除】【存档】

【发件人:天使傻瓜】
【内容:传输给我盖文里德的个人信息,档案里没有显示他有心理问题。】
【内容:RK800-60,你今天没有来警察局报道。】
【内容:你知道人类为什么做梦吗?】
【内容:RK800-60,请求位置共享。立刻。】

【发件人:RK800-60】
【内容:想我了吗?果然离了我一天都不行。需不需要哥哥的教导?】

【发件人:天使傻瓜】
【内容:你不是我哥,你只是我的前任机型。】

【发件人:RK800-60】
【内容:自己琢磨着搞定吧,骇进系统解锁加密文件,或者把他揍到乖乖听话。】

安吉在做早饭的时候不合时宜地调出了另一串代码,想起之前康纳对人类的形容:汉克安德森警官过于情绪化的性格会大大降低工作效率。人类的同理心和过度移情导致了他具有潜在的暴力伤害倾向。

他直接把名字换成了盖文里德复制了一份。

——新路径解锁:

【骇进系统】
【揍一顿】
【。。。】

有一个选项没有解锁,一个蛋就就这样被煎糊了。

“你真的会做饭吗?我听说你是医用型?”

盖文在浴室里一边洗澡一边嚷嚷。

“会的。”

安吉不露声色地把焦黑的蛋扔进了垃圾桶。

第三个路径打开了:【获得里德警官的好感】

赶往警局的路上,安吉一路都在试图问盖文个人隐私。

“里德警官,我有一个关于你的私人问题……”

“闭嘴。”

“好的,是关于今天你醒来的一系列表现,据我所知人类在战后会有一种延迟的生理现象……”

“拜托,闭嘴。我真不想现在教训你,我还要省下力气去应付FBI那帮幺蛾子。”

盖文没闲功夫和安吉瞎扯。他现在只想知道福勒那个老秃子有没有被FBI一枪崩掉。他没有揍眼前的塑料壳子,因为拿人手软,吃人嘴软。虽然无意识地吃了别人一顿饭还睡了人家(字面意义上的),但他不想瞬间翻脸,把气氛搞得过于僵硬。

因为已经足够尴尬了。真的。他一点也不想回忆那个场景,注定成为盖文•里德人生最尴尬的经历榜单Top3

“我检测到里德警官你睡眠的体温低于平均数值,所以我按照军队里的习惯,脱光了你的衣服并帮助你提高了温度。”

。。。。。。

“下次别这么做了。安吉。”

这个解释一点儿也没让他缓过气来,内心的咆哮“你们队伍里都这么开放吗”被吞到了肚子里。他压下了把蔬菜汤喷对方一脸的冲动,心说自己何必和一个来自北方的塑料壳子一般见识。

尽管那是一个漂亮的塑料壳子。

他们赶到警局的时候特遣小组已经在他们之前返回DPD了。停车场里警车和FBI的车子整齐划一纷块对垒,泾渭分明。警车上的弹孔暗示了一场恶战刚结束,谈崩专家塑料壳子最近总是掉线,全局暴力手段解决问题的比重直线上升。

盖文现场给RK900做了一连串的错误示范:漂移泊车,压线占两个车位,停正中间,座位抽屉摸出两把枪来,插/进了屁股后面的枪套。安吉一边储存数据一边看他的动作。他从今早就一直开着【学习模式】,却并未觉察到自己日后路径规划的方向会越来越狂野。

“我去楼上找艾伦队长,你看附近有没有伤员,抓紧处理。”

“已经呼叫医疗部了,现在我的主要任务是跟随你。”

“你是医疗型,什么忙都帮不上的话还是乖乖呆在车子里。”

盖文嫌弃地说完,跳下车三两步冲进了大楼。

“好的。里德警官。”

安吉紧跟其后地摔了车门。

(6.)

FBI的人来了,比原计划提前了四天,眨眼功夫就包抄了整个底特律警察局,堂而皇之鸠占鹊巢地封锁了整层楼。

两边的人矛盾冲突要说小也很小,超级简单,无非是争仿生人的案子,耶律哥的追查权限到底花落谁家。

要放大了看很多细节就细思恐极,乱成一锅粥。比如异常的仿生人康纳RK800-58至今下落不明。比如RK800-60是以处决58号和掀翻耶律哥为主要任务的机型,结果害得DPD缉毒科安德森开枪自杀未遂。

最严重的是,60鬼使神差地和马库斯单挑了一架,连插几刀,之后马库斯就消失了,人间蒸发,连一个螺丝钉都没留下。

究竟是哪个模控生命的傻逼给康纳60安了前置镜头还全国直播的?一个月过去了,时至今日还在循环直播的Youtube视频,仿生人战斗名场面之首:

康纳和马库斯两个人打得蓝血飙飞,浑身都是弹孔和零件外露,特别是马库斯被康纳掐着脖子扔下去之前,喘息着说:“我们是有生命的!”“为了耶律哥!”

骗了一大把姑娘的眼泪。他们都哭肿了眼睛,想嫁给马库斯。

康纳的摄像头没关,于是最后半分钟就听到他低沉的声音:“我是个没有感情的机器,马库斯,我只是奉命行事。”

因为损毁太严重,他说完就这样跪在了雪地里。蓝血向四周晕染开来,在纷飞的大雪里有一种独特的美感。直升机上的探照灯把他那萧条落寞的背影拉得老长。他的光圈至始至终都是蓝色的。

艾伦队长领着一堆特警冲上天台。
“康纳!”他试图伸出一只手碰了碰他的额头。若一台安卓机即将报废,用手去碰触额头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没有洞,别摸了,我又不是次次都让人爆头的。”
康纳烦躁地打开了他的手。“带我回去吧,艾伦。”

马库斯的粉丝和康纳的粉丝都平白无故涨了一堆。现在的舆论都那么肤浅的吗?颜控安卓?网上有论坛开了个帖子,讨论如果有机会让你找个仿生人男朋友你会找谁,百万人血书他们要康纳。另外百万人血书他们要马库斯。显然华伦总统是要马库斯的,在马库斯和诺丝手指吻那里她整个人眼睛都看直了。于是FBI来了,找不到马库斯,只能找另一个事件主角下嘴。

耶律哥。

一辆哈雷摩托出现在道路尽头。来人戴着针织帽,脖子间系着一条墨蓝色的羊毛围巾,防风墨镜遮住了半边脸。一呼一吸间喷出白色的烟雾。

“康纳。”

摩托车停下来了。

“晚上好,诺丝。”

来人把头盔摘了下来,是康纳58号。他脱下皮质手套,伸手抹挲了一下头发。对面便是耶利哥的第一领袖,也是第一位女性领袖。在马库斯之后,诺丝成为了新的信仰,对外宣称继承了马库斯的遗志,会为了仿生人的平权而战斗到最后一刻。

“代表马库斯欢迎你。虽然我并不完全信任你。但一切为了大局,合作迫不得已。”

诺丝带领他穿过白雪覆盖的一片空地,走近废旧的仓库,附近守卫的仿生人在哨塔高处隐蔽地保持着警戒。康纳举起了双手,示意自己并未携带任何武器。扫描后确认身份,大门缓缓抬起。

“谢谢您的谅解,女士。实际上这次我是来通知马库斯最终决定的:我决定离开耶律哥,返回DPD。”

“双面间谍?”

负责接应的赛门在紧急通道转角出现。他和诺丝互相传递了信息,两个人都保持着怀疑的黄圈。很快,二人引导着康纳穿过走廊来到仓库的尽头。赛门按下了一个电梯开关。三个人在晦暗的灯光里等待电梯升起。

“并不准确。我更愿将其描述为:夺回自己东西的同时争取盟友利益的最大化。”

康纳背着手,试图选择一个合理的措辞。

“所以你承认我们是盟友了?想不到你还挺有异常的自觉的。”

诺丝第一个踏进电梯,双手环抱靠在电梯内部,紧跟着是康纳,他并未对这句挑衅有任何的回应,只是默无声息地四处打量着当下的环境,显然是在分析。赛门是最后一个,他进来顺手就把门关上了。手动推拉是种几十年前就废弃不用的设计。电梯开始缓缓下行。

“我想,康纳需要一个协调员。我可以和他一起返回底特律。确保他的行动在耶律哥的监督之下。”

赛门开口。

【发件人:天使傻瓜】
【内容:我什么时候可以见到安德森副队长?】

【发件人:RK800-60】
【内容:随时都可以。只要医生放你进去,还有里德舍得放人。】

【发件人:天使傻瓜】
【内容:我看不出去拜访安德森副队长和里德警官的意愿之间有什么关系?】

【发件人:RK800-60】
【内容:你养过猫吗?】

【发件人:天使傻瓜】
【内容:?】

————tbc

60和900之间并非是真以发邮件这种古老的方式交流的。单纯想表现这两只以认真工作的状态面对人类XD

评论(2)

热度(16)

  1. gracelam不是异常是小黄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