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异常是小黄

一个原号登不上lof但是不忍心弃的可怜人……
于是重新挂了个号,难过。

【底特律】不可貌相(4)


【康汉】

【900G】

【720000(非CP)】

——————

(7)

底特律身处大陆中部,鲜少像南方那样受到飓风的侵袭,但是五大湖区会带来充沛的降水,特别是秋冬季节,暴雨和大雪的冬季十分漫长,似乎永无尽头。但春天终究还是到来了,悄无声息,就像圣经所言的死亡,在一个人熟睡的黑夜里光临。一场春雨后,新芽从土壤中窜出,窗外若隐若现能听到婉转的鸟鸣,有的来自红胸脯的知更鸟,有的来自紫崖燕。

汉克偶尔会惊讶他们为什么能飞这么高,这里可是医院的六楼。曾经有知更鸟在他的后院篮球架上筑了一个窝,呼朋引伴,毫无自觉,很快便有一群接二连三地赶来落户,安家在房屋后门的路灯上甚至车库顶部。
那是他失去科尔的第五年,而他企图自杀。第一次自杀未遂,因为鸟飞到了他的客厅里。他试图在离开前整理干净屋子,于是收拾了一整个下午。晚上他出门扔了一趟垃圾,放进来了两只罗宾。

那天他的自杀计划搁浅了,累得气喘吁吁也没法把该死的鸟赶走,一只霸占了他的卧室顶灯,就在灯罩子上愉快地窝着,另一只一直到处乱飞,从壁炉跳到书架,从客厅折腾到厨房。直到他打消了这个念头,准确的说,是赶走不速之客的念头取而代之,变成了真正占据他注意力的第一要事。

房间门自动划开,一个人踱步走了进来。
他转过头,果然是RK800,型号60,照例抱着一束花。

“早安,汉克。”

“唔……我究竟什么时候才能离开这个破地方?”

“不是现在,抱歉。应该再等一周吧,我不在的时候有谁找过你吗?”

大好的春光就要浪费在这个冲满消毒水味道的地方了,一个每天雷打不动定时出现的塑料壳子让胸闷气短的不适感雪上加霜。汉克内心老泪纵横。

“有,里德那个狗娘养的,带着他的塑料壳子来看我笑话。”

眼前的康纳停下了手上整理花束的动作,眉毛微微上挑,脸上生动的表情特别是牵强的虚假笑容都暴露了他的兴趣。

汉克发泄般的捶了捶床。

“他居然叫我老爷爷(Grandpa),他带的那个叫安吉的什么鬼塑料比你还让人崩溃。”汉克翻了个白眼,开始模仿。“安德森副队长,我奉命协助调查您的私生活(Private Issue)如果他是卡姆斯基为了报复设计来气死我的话,那还真是恭喜他,他的目的快要达到了。”

“之前没有通知你,安吉出厂比我早,但一直是政府一线军用的保密型号。他之前是作为治疗型的军医投产的,负责战场急救和战后心理疏导……”

康纳靠在窗台边上,食指弯曲抵着下巴认真思考。

“他比我贵。”

谁特么要知道这个啊?汉克无语地撇了撇嘴。

“人都解决不了的事,塑料壳子懂个屁。”

汉克言下之意是:心理疏导对他是没用的。康纳完美地接收到了他的暗示,随即无所谓的耸耸肩。

“我提前反驳过了,不起作用。毕竟我是个没什么话语权的仿生人,还是有不良前科的,四等公民。”

不良前科都是他前任留下的,60一出场就背锅,也是相当非酋了。汉克也完美地接收到了后者的抱怨,选择装傻和无视。

“科尔小时候,大概四五岁,参加童子军野营。我们会绕着密歇根湖绕圈,一路扎营休憩,穿过公家公园和山林,找鹿和松鼠的踪迹。其实这种事我们小时候也经常干。”

汉克突然坐了起来,双手抱膝。

“所以当我决定带康纳去野营的时候,他很高兴。圈都红了。我从没见他那么开心过。”

眼前的“康纳”转身背靠在台子前,双臂后撤,手肘放在阳台上,他额头间的光圈在明黄和天蓝色之间来回跳跃转动。

“今天RK900问我,是否知道58号的下落,我猜他安装了虹膜扫描仪或者测谎仪在身上。我他妈要是知道康纳在哪我还会躺在这儿吗?”
我当然要立刻去找他了。

眼前的“康纳”朝汉克的床头走近,一只手轻轻搭在他输液的手腕上。圈由黄转红。

“我是康纳,副队长。我现在远程操控这副躯体,60号。我只有三分钟,请允许我为之前鲁莽的行为道歉。”

人类条件反射地抓紧了他的手。

“我在做梦是吗?证明我这不是做梦。”

“啪!”

康纳神速地扇了他一巴掌。清脆悦耳,力道适中,角度刁钻。

“啪!”

汉克反手扇了回去。

(8)

盖文试图和安吉接上话。试图的意思是:他有这么做的动机和行为,但是效果并非立竿见影。

“安吉,他们在里面说什么?你这又是在干啥?”

被点到名字的大型安卓一只手指放在唇边飞速对他轻嘘了一声,不赞同地皱了下眉头,显然是不愿意被打搅。

不懂唇语是他的错咯?这是什么英雄特工电影还是刑侦电视剧里的要求?现实中没两个警察懂这个,但也不影响他们一个又一个通宵达旦的加班,去艹那些别人死都不愿意碰的腐烂尸体,第二天早上还能微笑着扶街边老奶奶过马路,再顺手救一只走失的猫或者加拿大鹅并经年累月乐此不疲。
甚至是吃着热量过重的垃圾食品,喝隔夜的咖啡。

审讯室的氛围算不上友好,关上传音的麦后更显诡异。鉴于盖文警官暴躁地踹了身边的人两脚,后者将其归类为【人类试图引起注意的行为No.34】的那种不轻不痒地碰触,安吉决定趁里面气氛冰到掉渣无人发言的间隙时刻解释一下。

“我在观察,里德警官。康纳是我很好的研究对象,于公而言,我想找到他异常的证据完成我的任务。我个人又很希望从他身上学到与搭档相处的实际经验,安德森副队长出事后,康纳调为艾伦队长的搭档……”

安吉背着手偏头停顿了一下,LED灯在旋转,黄蓝不停转换。他伸出一只手,指了指审讯室里的那个康纳,盖文顺着他的手看去。

“佩金斯探员这次来怀疑康纳藏匿了马库斯。而康纳刚才说:这句话我原封不动的还给你,如果你再干扰我,下次不介意连着你和马库斯一起……”

原来刚才康纳一根手指从脖子划过是这个意思。

康纳坐在椅子上,双手交握,纹丝不动。房间四个角站着两个特警和两个FBI探员。佩金斯说了句话(“别和我耍花招”)掏出了枪,枪口正对着康纳的额头,这个动作让康纳身后的艾伦迅速跨出了一步。

如果不是康纳伸手拦下了他掏枪的动作,这个名场面就要昨日重现了:当年康纳审犯人把盖文惹毛的时候,汉克就是这么掏枪对着他威胁说“我说,够了”(I say ,enough)

盖文在外面看得寒毛都立起来了。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蛇。
康纳说的明显不是“够了”。
——“我能处理,放轻松。”(I'm on it. Take it easy)

“他在威胁佩金斯?脑子被门板夹了吗?”

盖文装作嗤之以鼻的样子。选择忽略艾伦和康纳的互动,尽管他内心默默点了赞。这种事他是绝对不会承认的,太不盖文•里德了。

“实际上,他这么做相当明智。反将一军的高明之处正在于混淆视听,又或者兵不厌诈。马库斯,所有人都想杀他,然而他已经明显挑起了DPD和FBI的分裂,不过我们都更关心Cyberlife的利益。这是耶律哥的阴谋,就像神话里的金苹果。”

那枚金苹果挑起了天后赫拉与爱神维纳斯,战争之神雅典娜的互相攻讦,本来源于一个女人的嫉妒与缺席,如今用到马库斯身上也再合适不过。

“老天爷!别说的你好像不是底特律警察一样!在这里待机了一个月都没有半点感恩之心?”

盖文对安吉这种事不关己的冷漠相当反感。

“我的确不是,鉴于安德森副队长的消息已经拿到了,任务基本完成。我现在只是你的私人健康顾问兼家庭医生。”

算你还说了句人话。盖文光速受用地原谅了一半。

“那你怎么会有这些警用的数据分析能力?”

“我没有,康纳一直在传输数据给我。我在学习。”

道理我都懂。可里面这个塑料壳子为什么连自己很聪明都要传输?这样会教坏他家安卓的好吗!

“上次背着我去找安德森的事还没找你算账……总之你离康纳这家伙远点,他搞残汉克过后就越发阴阳怪气了,连笑都瘆人得慌。”

正如康纳预判的那样。盖文里德表现出了人类对自己领域东西不愿意分享的本能。其名为【占有欲】的东西。

——但愿你永远不会明白那是什么,安吉。这就是为什么我憎恶马库斯和我前任的缘由。

安吉好像一瞬间抓住了隐藏的那根线,将无数飘散在空中的零零散散的信息字条自动抓捕,指向了同一个东西。他在脑子里一边自动编码,一边迅速调阅着在医院面见汉克•安德森的记忆,不仅仅是场景和对话语音本身,还有床上人在言语之间的停顿和叹息,一连串的肢体动作(正向情绪?)全部重新筛选分析。他原本以为自己三次见面后已经取得了对方的信任,现在看来并不尽然。

终于在反复播放一个片段后意识到了问题所在,来自三天前的最后一次探访。

“请问副队长,康纳最近有什么异常的表现吗?特别是在您住院以后。”

“要我说他就从来没有正常过!在我看来他第一天就很不正常!哪有安卓一见面就把人的酒倒掉的,自己不能喝所以也不让别人喝……”

汉克安德森在笑。人在生气的时候会笑?

“呃,好吧。如果是单纯分时间段比较?在您出事之后他身上有没有特别令人在意的地方?”

“硬要说的话还是有的。他的LED灯一直蓝着,一次也没有变过色。这是好事吗?”

汉克安德森从头到尾都在叉苹果吃,呱唧呱唧的。他的苹果是哪来的?

LED灯一直蓝着,证明安卓并不异常。汉克安德森提供不了康纳异常的证据,人证不行,必须要靠他自己观察拿到物证。

人类这种生物最奇妙的一点在于,他们会护短。
汉克安德森是一个人类。就像艾伦,以及盖文,他们都是人类。

【碰触私人物品】
【空间距离】
【占有欲】
【护短】

安吉的圈红了。

“里德警官,我为之前对你的一系列越轨行为表示深重的歉意,请你务必原谅我。希望你不要向模控公司通报注销,我没有异常。”

——————tbc

盖文:逗我?你之前不是一直故意的吗(눈_눈)

评论(4)

热度(15)

  1. gracelam不是异常是小黄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