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异常是小黄

一个原号登不上lof但是不忍心弃的可怜人……
于是重新挂了个号,难过。

【底特律】我的那什么


【汉康无差】

【900G】

【马赛】

全员欢(sha)乐(diao)

Warning:信息量很大,好孩子慎入:D

——————

1.

“汉克,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马库斯,这位是他的搭档(Partner),赛门。”

“我们这样的Partner?”

“不,我们只是同事关系(Colleague),对吧赛门?”

耶律哥领袖义正言辞地更正,说完还瞟了一眼身边的搭档。金发蓝眼的安卓礼节性地伸出手,意图按照人类的社交礼仪进行问好。
马库斯光速明目张胆地横插一掌,劫了下来。

。。。。。。

“马库斯?你在干什么?”

“呃,等等,赛门,你听我解释……”

“我和康纳也是同事(Colleague)。”

汉克试图说点什么缓解氛围。换来了身边年轻安卓的偏头,露出淡漠的神情。汉克瞬间紧张。

“……在开始的时候,好吧,不过现在是亲人了(Relatives),亲人。康纳你现在满意了吗?”

“啊~我可什么都还没说呢,汉克。”

四个人都决定回去好好反省一下自我。

2.

“你好,康纳,我是赛门,你可以把我当作是马库斯最好的兄弟(bro)”

“你好,赛门,马库斯有你这样的兄弟真是有够幸运的。”

“谢谢你的称赞,康纳。实际上,你加入了耶利哥,我们以后也就是兄弟了。”

康纳回头撇了一眼,什么东西也没有,但他刚才明明感觉后颈发凉。

“不不不,我已经有很多兄弟(Siblings)了。”

康纳明显想到了一些不好的东西,像弹灰一样的重重拂了两下自己的衣袖。赛门十分确定那上面一点儿安卓眼可见的灰尘都没有。

“我猜你经历了……大家庭内的同胞争宠(Sibling Rivalry)?放轻松,仿生人也有类似的体验。我是说,毕竟是一家人不是吗?”

赛门微笑了一下。康纳背着手,应付地回以一个微笑。

“不,赛门,我们的体验绝对不同。”

——我的兄弟都想要我死。但是没成功。
——好巧,我的同胞也是。也没有成功。

他们互相传送了信息,一拍即合成为了朋友。比和马库斯更铁,比和汉克更同仇敌忾。

3.

卡姆斯基的豪宅今天也依旧壕无人性。

“安德森警官,我希望你和里德警官能稍微缓和一下关系。因为盖文•里德从血缘上来说,是我失散多年的亲弟弟(Younger Brother)。”

汉克一口酒差点从鼻孔喷出来。

“卧槽?为什么你叫伊利亚卡姆斯基他叫盖文里德你是个俄罗斯人他是个美国人?”

而且你的性格这么佛系他却如此暴躁?

“嗯……冷战的后遗症?你确定要我现在花时间给你讲个三天三夜都讲不完一个开头的战争年代的悲惨爱情故事来体现人类的愚蠢吗?我们的父辈是亲兄弟。请理解一个对失散多年的胞弟深切关怀的兄长,无比焦虑,却又不知如何是好,只能向信任的人类寻求帮助。”

我看不出来你哪一根手指头焦虑了。真的。

“卡姆斯基先生,请解释你之前绕过的问题。我看不出盖文里德警官是你弟弟,和你调遣RK900到DPD的行为之前有何联系?”

康纳,一个优秀的RK800警用安卓,永远任务在线,比他的人类搭档抗打击能力更强。他只是微微调整了一下坐姿,上身前倾。

“我想和我的弟弟碰镜重圆,于是我决定采取措施的同时与他人分享我的快乐。这个幸运降临在你的头上了,康纳,因为我非常钟意你。你是最特别的那一个。”

“艹!我他妈不需要弟弟(Younger Brother)”

康纳蹦哒起来,华丽转身,甩出了一个中指,宛如汉克安德森附体。

卡姆斯基一边开心地鼓掌一边发出了由衷的赞美。
康纳没有费心去辨别那是“哇哦~”还是“Bravo”,因为汉克已经捞着他的肩膀把他拽走了。

因为怕他情绪激动上演性感安卓在线爆头的名场面。

4.

盖文第一眼看到RK900的时候,以为是谁把康纳喂胖了。

“塑料壳子!哈!想不到你也有今天!你也终于也像安德森一样发胖了!真是狗随主人!”

“我不是康纳,盖文警官。我是你的新搭档,我叫奈斯(Ninth)”

“啥?你叫Nice?哪个傻屌给你起得名字这么梦幻少女……”

“是伊利亚•卡姆斯基先生,血缘上来说,他是你的堂兄。”

盖文以为自己出现了严重的幻听,这就像是刚刚有人告诉你:小红帽是为了追水晶鞋掉入兔子洞的。

沉默的一分钟过去了。

“你在开玩笑吗?今天是愚人节?嘿,康纳,如果你以为换个壳子就可以拿我开涮的话我绝对会请你吃枪子儿到管饱……”

盖文直接被人拖到卫生间里,薅了一顿。

“我和我的兄长有很大的区别,盖文警官。请不要再把我们混为一谈了。”

日后,盖文只对“大”有体会。
区别,不存在的。他又没和康纳搞过。

【END】

——————

底特律:成为兄弟。

大概每个朋友以上恋人未满的关系双方,都有把“我的朋友”或者“我的兄弟”这种称呼说得无比旖旎的天赋。

起因是我身边总有一个习惯用“My Friend”,“我的朋友”或者“mi amigo”来和我互动的基友,每每我的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日后不把你睡到简直对不起你这张磨人的搓澡巾,比奥妙洗衣粉还妙(等等)

大概每一个以友谊为借口地相处脑子里装的都是一套价值观:

【情爱素不长久,而友谊地久天长】

mi amigo,这是毒瘤,不能信啊(눈_눈)

说得好像眼神能掩饰似的……对方又不是安卓,感觉不出来根本不是人。

(马库斯:我的朋友,你这么说就不对了)

评论(2)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