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异常是小黄

一个原号登不上lof但是不忍心弃的可怜人……
于是重新挂了个号,难过。

一个聊天记录

面试工作脑阔痛,到处跑。暂时更不了文。

挂个前两天围观大佬之间的吐槽(其实是聊天记录)

A:其实大多数人对AI的理解还是“算法成精”吧。

B:不,主要是“狐仙陪睡”和“机器杀你”。

C:杀与操,人类永恒的话题。

D:人类存在的两个极端意义。

A:为什么不是“机器陪睡”或者“狐仙杀你”?

C:机器陪睡硌得慌。

D:唉,极乐与极苦啊~

A:你怎么知道别人死了不乐?

B:我那狐仙是比喻原型,说的是AI。

C:好了,外星狐族在哪里,没这么好写的了(摊手)

。。。。。。。

E:唉,有个电视剧就这么改的啊,狐族,来自于外星(白眼jpg.)鬼混不成,外星人。

A:你们居然能认同这种土味科幻。不会是那什么派来的wo底吧。

B:土味科幻还是挺成体系的,嗯。

A:醒醒!那是土味体系啊!反正一切都是为谈恋爱服务的……

E:别人没有谈恋爱啊!那是社会主义兄弟情!

后面一堆就不说了,反正他们还谈了中土世界和西部世界。

虽然知道他们是从人工智能(障)聊到了镇魂。

但是满脑子里都是康纳狐仙和底特律父子情。

可能是最近被现充的世界包围到难以窒息了。

要严肃地围观大佬聊天再看看仿生人文学才能切换过来了。

(这算哪门子的严肃啊!)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