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异常是小黄

一个原号登不上lof但是不忍心弃的可怜人……
于是重新挂了个号,难过。

【底特律】溯流而上(5)

【马库斯X里奥】

【汉克X康纳】

【卡姆斯基X卡尔(友谊向)】

Summary:卡尔去世后,马库斯疑似出现了新的异常征兆。他试图排除表面的干扰,寻找背后的真相。

——————

9.

里奥在工作,戴着防辐射板,那只猫乖巧地趴在他的脑袋上,也带着一副眼镜,防止强光和雪地反光刺伤眼睛。

“可以了,坐起来看看?”

里奥按下一个开关,镜子从前后的两扇墙面内旋转伸出,拼成一个完整光滑的镜面。他掀开了头顶上的小孔的探照灯,专门用来给仿生人零件纹身的,他甚至不用把他们的部件取出来就可以。

“怎么样?需要修改吗?”

他还没给仿生人关上胸前的挡板,要是人类手术医生没缝完线就让人坐起来铁定是重大医疗事故。但是仿生人浑然不觉,事实上,对方相当高兴。

“果然是道上最好的,名不虚传。我现在焕然新生。”

“我是个纹身师,别把我和那些庸医混作一谈。”

里奥喷着鼻息冷哼。那仿生人自作主张地把自己的胸前挡板安回去,也没阻拦,直接把电焊枪扔在一旁,转身确认顾客订单完成,等着收款。

“下次你要洗掉还是找卓尔吧,她技术也可以。”

里奥懊恼地抱怨,镜子里看到那个仿生人还没穿上衣服就恢复了人的肌肤。黑发披肩,身材火辣,对普通男性来说相当诱人。

“VALIS,其实比起纹身我对你更感兴趣,除了钱我还能给你更多。我就在那边的伊甸园工作,你知道怎么找我的,对吧?”

“我对钱更感兴趣。”

“我可是听说了你好多有趣的事~其实你是个家财万贯的富家子弟不幸流落街头?我下次可以换一套部件找你玩~来嘛,不收钱的!”

里奥后退了两步,和女安卓保持合理的安全距离。

“你男朋友车都停在外面了,我还不想横着出去。翠西!送客!”

在翠西的瞪视下,高挑的女子悻悻然地走了出去。干这种生意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顾客,偶尔碰上几个胡搅蛮缠蹬鼻子上脸的,也在所难免。有个面上保镖实际打手的仿生人安保也挺不错的。这也是里奥当初到这碰运气的原因。条子也不能把他怎么样,因为只要卓尔在她旁边,翠西就能保证百米范围内的人听话。

拉开车门坐进副驾的刹那,一头黑发恢复了火红的颜色,美瞳的浅绿色效果关闭,女子的声音与之前的尖利大相径庭。

“赛门,你倒是挺会挑时间,我刚刚差点就得手了。”

无人驾驶汽车自发启动,在白天小街上畅通无阻。赛门靠在床边抬头张望,行道树在他的视野里不断后退。阳光温柔地落进车子里,摇曳变化。

“马库斯和我们不一样,诺丝,他是有命运的。

“马库斯可以回到我们中来。耶律哥需要他,我们需要他。”

“我们选择了拥抱自由,他选择了探索真相。你应该尊重他的决定。”

一丝痛苦划过诺丝的面容。

“刚刚的新闻头条,卡姆斯基先生不见了。”

“不见了?!他被绑架了?!”

金发男子递给诺丝一个阅读板。耶律哥现任领袖一把抓过一目十行的看完,对于他们的创造者,他们所有人始终怀有复杂的情感:被推下火坑,万劫不复,又打开天窗,留了觉醒的后门。卡姆斯基向世人广而告之说,他已经将自己搞成一团数据,上传到了模控生命中心。显然不是对自己所拥有的成绩念念不忘,可能他觉得这样做很有趣。毕竟他是个疯子,谁知道呢?

“就是字面意义上的不见了。”

电视台外围巨大的屏幕上和各个超市宣传板、车载移动电视、家里的超薄屏幕上。全部播放着同样的画面,都是卡姆斯基之前的采访影像:

“卡姆斯基先生,请你谈谈对仿生人异常的看法?”

——他们给了我新的灵感。既然仿生人可以觉醒为人类,为何人类不能选择以另一种形式存在呢?

诺丝和赛门对视了一眼,又埋下头继续看。只见卡姆斯基像是想到了神么奇妙的点子,开心的像个小孩子一样,手舞足蹈。对面的记者无奈地点了点头,艰难地装作能理解。

“理论上来说,当下安卓的使用年限比普通人的寿命要长,您怎么看待这样的关系?”

——我们习惯用时间长短来衡量比较世间的一切,其实,有些东西不是单向循环的。如果哪一天我步入死亡,也并非是被动接受的结果,而是出于我的自主选择。

“您真是个通达的人。您有什么话要对他们(仿生人)说吗?或者是我们人类?”

卡姆斯基的笑容依旧高深莫测,不过熟悉的人知道,那是他要折腾人的表现。

——男孩儿女孩儿们,不要那么无趣,无论你们是人类还是安卓,要当一个有趣的生物(be an interesting creature)

10.

电子横幅把卡姆斯基的豪宅彻底包围,警车停地七七八八。不过本来别墅也落址在远离市中心的山脚,附近没什么闲杂人员。汉克带着康纳赶到,克里斯已经和仿生警探在现场调查了好一会儿了。

“你手脚倒挺快,怎么说?”

克里斯回过头,瞟了眼汉克身后的康纳。

“模控生命一直与调查局同步监视这里,今天上午信号失联,监控中断……里面有点儿惊悚,我劝你做好心理准备。”

“哈,惊悚?我还以为这辈子的惊悚早十八年前就耗光了!”

克里斯偏头示意自己的仿生人搭档,那姑娘走近与康纳举手相握,目前为止收集的信息尽数传递。汉克不由自主的皱眉,画面碍眼。最近经常看见路边的仿生人旁若无人的拉小手。汉克掀开克里斯,挤到两安卓中间,隔开了两人。

“走了康纳,搜索卡姆斯基的地下一层。”

汉克原以为他会见到血流成河的凶杀现场,卡姆斯基的红酒澡堂飘着他自己的尸体,或者那些克洛伊全部被不法分子射中了脑门心,就像他之前逼康纳做的。康纳那次受惊不小,之后他们的关系隔阂减少情感突飞猛进,说到底还是部分托了这个仿生人之父的福。

即便他是个疯子,汉克根本不想和他深交。

但最后他在幽暗的房间里,见到的却是清一色的【卡姆斯基】。汉克真的被恶心到了,不是很懂有钱人的兴趣,以自己为蓝本造安卓?认真的?但还不至于惊悚,他借着微弱的灯光淡定地抬头巡视了一圈。

伸手拉开了内屋的挡帘。

“上帝啊!”

“汉克?!”

康纳拐过楼道冲进门,条件反射地挡在了他的前面,神色紧绷。紧跟着,康纳也呆住了。

里面坐着里奥。

不,不是里奥,是【里奥】仿生人。

全新的,还未启用。

“康纳,如果我还没老眼昏花到这个地步,这是你那个朋友的……那个的……”

马库斯切断了与所有人的联系,漫无目的的在路上走,他迷失了,彻头彻尾。在他无法控制愤怒举枪爆头的那一刻,他彻底地摆脱了初始命令,那些选项通通不见了,在卡尔去世后一度困扰他的系统异常,那些让他的自以为是一败涂地的任务指令,全部烟消云散。

【寻找卡尔的儿子】早已经完成,【与里奥建立友谊】也是,剩下的诸如照顾和保护等等他无从下手却又倍感困惑的潜意识,随着那几声枪响戛然而止。而可笑的是,在此之前他居然还在担心自己会重回正轨,因为任务对象的转移而重新变回服从命令的仿生人。

原来那不是转移,里奥本来就是他的责任,他就是为此而存在的,他就是为他而诞生的,却阴差阳错地伤害了那么久。马库斯终于明白,原来了无牵挂如此空洞,不被需要的感觉如此冰冷。

马库斯找到一个长椅,坐下,默无声息地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在马路上穿行。每一个人都知道自己将去往何处,都知道自己为什么而活,只有他陷入茫然和迷失。他等待着心绪平复,思索着他所经历的那些,对白和场景都变得似是而非,意有所指,言外之意像落潮后的礁石浮出水面。

【记住您答应过我的,这件事,除了你,不会有第二个人知道。】

【既然我早已预料到这一点,你猜我会怎么做?】

【第二轮测试开始。视觉信号不兼容,我是卡姆斯基,如果你听得见我的话就眨眼两次。】

【他活着的时候我……很少踏进这里……马库斯,听我说,这没必要】

【马库斯,我想……如果我哪天要离开了,你得替我安排一个在教堂的葬礼。】

【是你呀……马库斯】

不会有第二个人知道,马库斯不能算作人类。既然伊利亚早已预判,仿生人一定有存在的意义,即便会与人类分离。第二轮测试开始,第一轮他被否决了,连带着陪伴里奥的初始程序。这有必要,相当有必要。教堂的葬礼,因为神爱对世人的爱无条件的,无论怎样的罪过加之于身也会得到宽恕。是你,当然是你,还能有谁?

这难道不是真正的自由意志?可以追本溯源去了解自己的来处,再与世界建立联系,无论你我是何种存在,何种身份。

【马库斯!】

听见康纳远程招呼,马库斯意识到自己已经重新掌握了意识和身体。

【怎么了?】

【你得看下这个,我传给你。】

里奥工作结束,今天他是最后一个离开的,所以还得负责锁门。他把耳机插进耳朵里,抓过雨伞撑开,迈步走向街口。红灯,雨越下越大,打在雨伞上噼啪作响。有人陆陆续续踩着雨水来到他的身边。一只手从他身后伸出,按住了他的肩膀。右边的人和左边的人都面对着他,没有打伞,雨水从他们脸颊不停跌落,清一色的仿生人。

“模控生命的?你们比我预想中的来得晚啊。”

里奥无奈地摘下了耳机。

“那两个和你一起的仿生人呢?”

“你说翠西和卓尔吗?我把他们赶回去搞了,成天在我面前搞谁受得了。”

里奥故作猥琐地笑了两声。

“所以你们想怎么着?要我活还是要我死?”

贴身三个,远处两个,对面楼道还有两个。看来他这条命真的很值钱,虽然他根本不知道这条贱命为什么在卡尔去世后身价百倍,但多少和卡尔和马库斯脱不了关系。去你妈的上帝。去你妈的卡尔。去你妈的马库斯。

你们真是一路都想要我死。

如果他能活过今天,他一定要去马库斯家里把那本该属于自己的车钥匙拿出来。他早上超级想拿走的,挣扎了半天还是重新放了回去。他现在真的后悔了。如果他能活过今天。他说不定还会告诉马库斯自己对着他的照片打过手枪。

如果他能活过今天。

————tbc

评论(1)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