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异常是小黄

一个原号登不上lof但是不忍心弃的可怜人……
于是重新挂了个号,难过。

【神奇动物】爱的很多种方式

看完电影依旧有很多细节想延伸。

向罗琳阿姨学习微妙的情绪。糖就是刀,刀就是糖(你)

——————

1. 教室

他在教室里看见了纽特,后者正坐在教室并不显眼的位置上,凝视着掀开的桌板。

莉塔在蓝焰中化为灰烬,连一个小指骨都不曾留下。这些扭曲的符号尽头是最亲密的回忆。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悼念方式,有些人会选择铭记时光里最温暖的片段,短暂却固若金汤,足以对抗时光的洪流。

“我很抱歉。”

邓布利多靠近,站在了他的身边。

纽特受惊似的慌张站起,差点儿掀翻了椅子。

“啊,邓布利多教授,抱歉……又偷偷溜回来了……”

“没关系,喝一杯?有蜂蜜和牛奶。”

纽特想要拒绝。嗅嗅钻出领口,对着眼前人的领口跃跃欲试。血盟还是在胸口最靠近心脏的位置,熠熠生辉。

不过是换了个人而已。

2. 魔法部

忒休斯在莉塔去世后意志消沉。他还是那个战功显赫的奥罗,霍格沃茨的优秀毕业生,与人谦和有礼,工作尽职尽责。

但魔法部所有人都知道,有什么地方变了。他的内心深处正在一点一点的溢出绝望,滑向黑暗。

工作结束,忒休斯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向门口。

——如果邓布利多答应对抗格林德沃,莉塔就不会死。

——如果邓布利多不把一己私欲凌驾在大局之上,他的战友也不会……

“忒休斯?”

意料之外,纽特站在门口。他眨了眨眼睛,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你还好吗?”

纽特犹豫的靠近,眼中写满关切,缓缓张开了双臂。

在纽特的怀抱中忒休斯恢复了清醒。

——我和纽特是一边的,这并不是邓布利多的错。

如果是纽特与他决裂,他不可能,也绝对不会伤害他。他们是兄弟,邓布利多和格林德沃却不仅仅是兄弟。

3. 纽蒙迦德

高堡上寒风呼啸,城堡内却温暖如春。克雷登斯坐在窗边,出神地凝望着窗外的大雪。

“茶?”

“谢谢,夫人。”

克雷登斯礼貌地接过,努力地回避她的眼睛。对方毫不介意,主动地为他披上了羊毛毯子。

“主人还有一会儿才回来,你可以先休息一下,或者试试新的魔法。”

美丽的女人微笑着对他眨了眨眼睛。

“好的,谢谢。”

克雷登斯第一次见到奎妮的时候,有种诡异的亲近,当她站在格林德沃身边,专注凝视的眼神几乎让他心碎。生命声势浩大的希望,全神贯注,不留余力。

他不该来到纽蒙迦德的,但他还是来了。这个女人也是。她是那样热情,和周围凝固的空气这般格格不入。

“如果爱的人走丢了,他还会回来吗?”

克雷登斯小心翼翼地开口,似乎怕开口惊醒一场美梦。

“会的,克雷登斯,他当然会回来。”

奎妮从他的心里感受到了苦涩的酸楚,夹杂着一丝若隐若现的温暖。

“如果……我做了蠢事,他会原谅我吗?”

“当然会的,你们毕竟相爱呀!相爱的人终究会在一起!”

4. 阁楼

纳吉尼不说话,曾经她性格文静,不爱说话。如今她开口,只有安静的呼吸和悄无声息的呐喊。

她搀扶着克雷登斯,相互依偎,两个迷途却注定不会知返的异类。

她正抽丝剥茧的忘记自己的来处,与此同时,克雷登斯悄无声息的迈向黑暗的远方。他们是两段交错而过的时光,她知道终究有一天,她也会忘记眼前的这个男人。

因为她已经忘记了自己的家人,自己的故乡,甚至忘记了自己原本的姓名。

克雷登斯笑的时候很少。昙花一现,准瞬即逝。

“纳吉尼,我有家人的线索了。”

【我们去找它】

她用眼神无声的示意。纳吉尼已经失去很久的东西,克雷登斯还有争取的希望。

千万分之一,渺茫的如同雨夜眺望远方的灯塔。她为那微小的希望而发出无声的雀跃。

【替我回家吧,克雷登斯】

她伸手给了他一个拥抱。孱弱纤细的身躯,却足够宽广和温暖。

【替我活下去,谢谢】

她希望遗忘的时刻,分别的时刻,可以来得再晚一些。她为眼前人祝福,就像自己找到了归宿。

【END】

评论(1)

热度(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