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异常是小黄

一个原号登不上lof但是不忍心弃的可怜人……
于是重新挂了个号,难过。

【底特律】溯流而上(7)【完结】

【马库斯X里奥】

【汉克X康纳】

【卡姆斯基X卡尔(友谊向)】

Summary:卡尔去世后,马库斯疑似出现了新的异常征兆。他试图排除表面的干扰,寻找背后的真相。

——————

13.

马库斯被打击到了,他从面世到现在从来没有这么受打击过。卡尔一直是习惯赞扬和肯定的,伊利亚更是。他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他已经竭尽所能去减小逻辑的漏洞了,在尽量多的给予里奥爱的前提下。

他脸上一定是写满了困惑,让人不忍心放任不管。鉴于他已经半宕机状态,作为仅剩的人性之光,汉克站了出来。

“你刚才的情况是这样的,可能你自己都没有意识到。我可以给你展示一下。”

汉克转过头拎起康纳的手,单膝跪了下去。

“康纳,我从来没有爱过你,你他妈就是一台冷冰冰的机器,一点儿人性也没有,把我的生活搞得一团乱,还毁了我的整个人生,我真希望我们从未相遇。”

在康纳哽咽的抽泣中,马库斯非常想把耳朵割掉,这样他就能离心爱的梵高更近一些。

“我以为,康纳。”他咬到了自己的舌头,不疼,所以他没有做梦,“你把他当父亲?”

康纳回过头的那个笑容,他一辈子都忘不掉。

“卡姆斯基?汉克?他们有什么共同点吗?”

伊利亚挑眉,又露出了发现有趣玩意儿的神情,绕着康纳踱步,汉克像母鸡护幼崽一样和人周旋,老鹰捉小鸡的升级版。马库斯受到了惊吓,扔下了所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一个人逃到天台上吹凉风,他想谁都静不下来。

里奥默默注视着他吓到同手同脚的走路,忍住憋笑,他拍了拍卡姆斯基的肩膀(“我去料理那边那个”),默数了三十秒才跟上去。

“我以为他们情同父子!这实在是太……”

“你自以为是的事情太多了,马库斯。还是说你有偏见?”

“当然没有!你就是这么看我的吗?你也觉得我在编故事?”

“马库斯,冷静,冷静。”

里奥有些头疼,啊,得,情侣吵架,他可做梦都没想过这种事会发生在自己身上。这可和当初他脑补的交往不一样,马库斯应该更接近于稳重的兄长人设,而不是一到亲密关系上就手忙脚乱,十分幼稚,一米八的巨婴。他显然受到了太强的刺激,从他的好友那里,出于保护里奥应该带着他远离污染。

“我们回家,好吗?我想吃芝士卷。”

马库斯跟着他乖乖离开,一只灵活的大猫,多数情况下正经文雅,偶尔还是会抓狂。

马库斯决定把里奥的猫扔给卓尔去养,因为实在无法忍受那只猫在哪都粘着里奥不放,他又不想变成一个虐猫狂魔。马库斯向里奥说明了猫在家里的诸多不便,从要掉毛到很能吃,后者一手拖着下巴听他东拉西扯,一手不停的弹动易拉罐拉环。眼神相当耐人寻味,是兴趣盎然的挑衅。

“所以,我们送走他吧!”

“不,他挺好的,就让他呆在这儿吧,反正不占地儿也不吵。”

那只猫从楼梯上倒挂着溜下,一抓一个稳,轻轻巧巧好似挣脱了重力。他顺着沙发靠背走了两步,脖子伸长,前身踩在里奥的肩头,亲昵地蹭了蹭他的面颊。马库斯拼命克制住把他拎走的冲动。至少不是现在,得等里奥不在的时候下手。

“里奥,他不过就是一只猫!”

“他有名字,帕莱特(Palet),因为他总是在我画画的时候给我灵感……”

里奥把帕莱特抱了起来,马库斯偏过头不想去看。里奥故意把帕莱特伸到他的面前,和他对视。

“你知道我为什么养他吗?”

——异瞳,蓝色和黄色。

哦。

哦。

RA9,你赢了。

“我希望你们友好相处,为了我努力一下?嗯?”

帕莱特还是被留下来了,如果你问他有什么感想,他可能会说:人类真是善变的感性动物,还奇妙的犯蠢。他分不清人和安卓,毕竟马库斯才是那个更容易情绪化的。

马库斯去看了卡尔的墓,真诚地跪在地上向他的老爹忏悔。自己拐走了他的儿子,虽然自己差不多也等于是卡尔的儿子,但……这听起来有够变态的,和康纳呆久了谁都会变得没有下限。如果仿生人有节操就不会叫气人安卓了,他们应该叫天使宝贝。

“这是绝对不该发生的,但还是发生了。既然发生了,把你蒙在鼓里肯定不对,所以我想让你知道,我永远爱你,无论你曾经做过什么,无论你是什么样的人。伊利亚上次说:有的人没有爱你,不代表他不会爱别人。我想他难得说了句人话。”

马库斯拍了拍他的墓碑,像是很多年前他轻拍着卡尔的轮椅。他盯了会儿脚下的花束,又抬头仰望天空,深呼吸三次,鼓起勇气继续。

“和他这样的人做朋友,你也辛苦了。我会再来看你的,下次会继续努力试着说动里奥来看你。”

14.

树林深处缓缓走出一个人,里奥。他来到墓碑前站定,沉默不语,眯着眼睛,风衣随风飘荡,似乎在聆听风里遥远的呼唤,是只有勇敢者才能听见的真实。

“卡姆斯基以为他是神,结果和你一样只是神经病。告诉你两件事,你知道了铁定会生气:有人买我的画了,还有,马库斯爱我。”

里奥夸张地大幅度摇摆。踮起脚尖,落下,踮起脚尖,落下。卡尔生前讨厌他的一个重要原因,站没站相,坐没坐相,东倒西靠,摇头晃脑。但现在谁管他呢?老头子躺在地下没法爬出来咬人。

随便他说。

“他认为这是程序异常,蠢爆了。你不爱我,她也是,不知道马库斯为什么总觉得父母一定要爱自己的孩子,他总是在想这件事。这和他爱我之间有什么关系吗?他实在太幼稚了,觉得很多事情都应该天经地义,本该如何如何。”

里奥嫌弃地扔下一束花,像是扔垃圾。

“你总算做对了一件事,你把他保护得太好了。虽然他真的很粘人,但我会继续保护他的……谢了,死老头。”

DPD还在为卡姆斯基消失的案件而头痛,本来这个案子可以随便糊弄一下就了结的。但是马库斯暴力拆卸了一台【卡姆斯基】是不争的事实,监控记录明明白白记下来了。卡姆斯基本人倒表示没关系,本来也只是他个人的小小兴趣,想暗搓搓地围观一下自己被人爆头是什么感觉(“你可以换一个正常的兴趣吗!”by:汉克•卡姆斯基比仿生人还烦•安德森)

鸡飞狗跳的结果,不出意外又绕回了原点。记者又一次出于职业操守进行了挖地下宝藏似的深度八卦,拼出了令人匪夷所思瞠目结舌的答案:马库斯枪击【卡姆斯基】,因为卡姆斯基和卡尔的关系。至于到底是什么关系,众说纷纭,千变万化,脑补层出不穷,越传越玄学,以至于最神扯的一个版本是:卡尔早就是卡姆斯基造的一个安卓了。

“哦,这个说法妙,我要给这个记者打钱。她是谁?长得挺像翠西的。”

里奥兴奋地来回滑动新闻页面,叽叽喳喳地对着马库斯念叨。马库斯终于戴好了美瞳和假发,调低了肤色,不胜其烦地抽走了他的阅读板,一把把人拎起来,扛在肩上走了出去。

“伊利亚今天出庭,你消停一些。”

“唉,凶巴巴的,你程序一恢复正常,一下子就不好玩了。”

里奥故意用力拍了拍马库斯的屁股。

“你说老头子留下的一切都是我的,你包括你吗?”

“说了多少次,我本来就是属于你的。”

一路上吵吵闹闹,人类和仿生人其实也没多大差别,陷入爱河都是那副鬼样子,水深火热,鸡毛蒜皮。一方面自觉走到哪里背后都光芒万丈,相互之间异体同心能感受到对方灵魂的温暖,另一方面又都自以为是,明明幼稚得不行还毫不自知。

庭审过后是卡姆斯基的记者会。耶律哥的代表来了,DPD的人也是,因为各怀鬼胎但是目标高度一致,所以三方会谈就跟一群人说相声似的:

诺丝作为耶律哥首领半真半假的控诉,说马库斯坏了都是DPD考虑不周的错,DPD不尊重我们耶律哥的权益,模控生命都不定期检查他;

康纳作为DPD警方代表,不停编故事和稀泥,我们DPD也很忙的唉,马库斯失控了怪谁,你看人家模控生命,损失了半个排都没表态呢;

卡姆斯基老神自在的坐在中间位置,发表他那些一如既往惊骇世俗的玄学言论,他身边坐着克洛伊,全程只负责微笑和适当翻译他的话。

“大家不要吵了,我可以帮在座的各位都造一台安卓机。我有的是钱,想免费的话,你们都能免费。”

“卡姆斯基先生的意思是,他希望人类能和安卓加强信任。”

发言人彼此间唇枪舌战激烈的交锋,汉克和福勒坐在最角落的位置。光头局长认为台上唯一的人类是最没人性的那一个,世界没救了,汉克举双手双脚赞同。

“免费个鬼,我看他就是个神经病。你也辛苦了,康纳肯定也一直不好对付吧?”

“没,康纳挺听话的。我爱他。”

福勒看鬼一样的看着他的老友,后者的微笑温柔的头皮发麻。

“他……”

“也爱我。”

福勒闭嘴了。

“最后一个问题:警探,马库斯真的报废了吗?他不会回来了吗?”

里奥和马库斯坐在后面一排,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继续旁若无人的眉来眼去。康纳光速地和对面坐的诺丝交换了一下感受,确认这又是马库斯的一个骨灰级的粉丝,为他点蜡。接着康纳无辜地眨了眨眼睛。

“我理解你对马库斯的想念,我也是。马库斯早就坏了,对吧,卡姆斯基先生?”

伊利亚点了点头,对康纳露出赞许的眼神。他的视线微微偏移,落在听证的人群中,马库斯一直捣鼓着里奥的手,玩过来,玩过去,一会儿捏捏手掌,一会儿和他十指交扣。

“是的,我为马库斯的事深感抱歉,连我也无能为力。RA9保佑他。”

“卡姆斯基先生的意思是:马库斯自由了,我们应该为他祝福。”

伊利亚对克洛伊接的话露出微笑。

“是的,这就是我的意思,他不会回来了,他自由了。”

如果他们是两个陌生人,彼此的存在就是威胁。但如若若即若离磕磕跘跘十多年,彼此就像对方的影子,会有多少无意识的关注,信马由缰,积重难返,一朝冲破藩篱便是粗枯拉朽的合流。

因两个人荒唐的任性而导致了他们的诞生,接受与否已不再重要,这又早已超过了人间爱恨风月。单纯是因果,单纯是一连串代码的打乱重来,单纯是一个人的顺流而下,另一人的溯流而上。

堪堪在大河的中心,在湍急的风浪中彼此相拥。

【END】

——————后记分割线

终于写完啦~快乐~

猜没人看,不过不要紧。

蹲冷坑,我骄傲(你)

写这篇完全出于我的好奇心:

1. 如果人类去世,他的安卓要怎么办?

2. 如果安卓刷新不完全成功,他会有什么异常表现?

3. 作为仿生人之父伊利亚•卡姆斯基会怎么看待这两个问题?

他大概是最理解人类孤独的家伙吧,狡猾通透又异于常人,清新脱俗的变态。于是就这样了。

一切都照着大纲前进,唯一意外的只有友谊向的偏差:原本想写一个卡姆斯基和卡尔友谊线的,最后写成了马库斯和康纳的友谊线。

大概他们互怼很让人开心【。

硬要说还有什么别扭的话,马库斯最后在精神上还是弱气了一下,里奥继承了卡尔的保护欲。因为能接受的和所看到的所有关系都是强强,现实中也是,所以……如果不小心精神上逆了一点点真的相当抱歉hhhh

(你这样抱歉太没诚意了吧!)

想看卡姆斯基被作为安卓爆头。这个恶趣味这大概是所有人的心声。

大概也包括卡姆斯基自己:D

马库斯杀死了创造他的神明,虽然是虚像,所以他彻底自由了,就是康纳崩克洛伊那样的一枪穿脑(喂)

无论经历过怎样的过去,还是值得被爱的,也还是要保持爱人的能力。不要放弃哟,努力活下去,彼此终究会相遇的。

再坚持一下。

努力活下去。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希望大家都能幸福=w=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