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异常是小黄

一个原号登不上lof但是不忍心弃的可怜人……
于是重新挂了个号,难过。

【神奇动物】五次纽特抖机灵,一次他懵圈了

【灵魂伴侣AU】

【兄弟无差】

【ggad】

【片段灭文】

【OOC警告】

Summary:曾经斯卡曼德兄弟非常亲密,没人觉得这有什么问题。纽特先天早熟,忒休斯初入社会头两年还没那么循规蹈矩。故事从这个特殊的时刻开始。

——————

1.

邓布利多早就注意到,斯卡曼德家年轻的那位似乎不像他的兄长那么爱出风头,实际上,要是他被允许能更恰如其分代入个人喜好的描述:纽特和忒休斯除了上挑的眉眼和标志性的雀斑,并无任何相似之处。

拜他的职业习惯所赐,邓布利多能记住每一个在本校生的课堂表现和兴趣特长,当然也包括家庭背景和不良嗜好,无论是在校生还是毕业生。这让他与学生相处地更加灵活轻松。作为最伟大的白巫师,邓布利多深谙因材施教的道理,对勇冠三军的孩子要多加鼓励,推波助澜,火上浇油,才能助其一臂之力,彻头彻尾放飞自我。

这就是现在纽特每周总要抽一个下午的空在邓布利多房间喝茶的缘由了,顺带一提,对外宣称忙到脚不沾地儿的奥罗新秀今日也不请自来。打着拜访恩师有要事相商的旗号,一进门就磕在弟弟腿上睡得不省人事。

“忒休斯,如果你也想来一杯蜂蜜茶……”

邓布利多才下课,因为在过道上被学生提问N.E.W.T.S考试注意事项而晚回了办公室二十分钟,一开门就被眼前的景象噎住了。

“抱歉,邓布利多校长。我不渴,坐坐一会儿就离开,下午三点还要去一趟剑桥。”

忒休斯睡眼惺忪地撑起来,似乎处在宿醉的眩晕阶段,头上一点卷毛小小的翘起,身边纽特立即伸出爪子帮他压下去,用的是帮小动物捋毛的标准动作。

邓布利多看着对面安静的纽特,微微点了下下巴,用眼神示意他摆平自己的人。

“你喝我的吧,哥哥。”

纽特毫无芥蒂地拿起桌上自己的茶杯,转手递了过去,却没有转过头看他。

——你给小动物的时候可比这专注多了。

邓布利多在内心深处翻了一个响亮的白眼,他选择了无视年幼的那位飞速把对方头发藏起来,而后者毫无知觉。

“两点四十二?我还真是睡过头了。那么六年级的奥罗见习就下周再讨论吧?先走一步。”

忒休斯摇晃着站了起来,弯腰亲了亲纽特,咕囔着什么圣诞节必须回家不准留校不然就把他的屎壳郎扔出去云云,快步离开了。

“抱歉,邓布利多教授。”

“没关系,看到你们兄弟关系如此和睦,我很高兴。所以这次又是搞什么?迷情剂还是复方汤剂?”

纽特对邓布利多含笑的调侃非礼勿视,装作听不懂他的揶揄。尽管多数时间里,纽特和同龄人的世界似乎没有多少交集,相差甚远,但毕竟还是一个二年级的学生,无伤大雅的挑战和不伤害他人前提下的冒失是被一概允许的。

“我不喜欢魔法部,他们所有人,都在脱发……对了给您看看这个,我在花园的树下看书,结果皮克特就在我的袍子上睡着了。怎么叫都叫不醒。”

纽特一边把一个护树罗锅掏出来,一边简短的总结。表情都没变一下,好像他告诉邓布利多的是什么“今天天气真好”之类的正常寒暄语。

“不错,他看起来相当信任你,说不定你得亲他一下。”

纽特捧住手心里的护树罗锅陷入短暂的安静,目光专注。正在他犹豫的空档,一个声音陡然撞入。

“你要亲谁?我才离开了一分钟不到!”

去而复返,忒休斯站在门口,饮过提神魔药后整个人精神焕发,西装三件套也焕然一新。邓布利多注意到他把原来宝蓝色的领带换成了酒红色,同时亮金色的金鱼领带夹微微扭曲,微不可查的角度偏转。

这种观察力是与生俱来的,一个英国巫师也还是一个英国人。他们血液里流淌着某种微妙的审美情趣,无一不是虔诚的精致崇拜者。

“凤凰,我们在说凤凰,如果我找到凤凰应该怎么做。是吧教授?”

纽特对他最爱的教授眨眨眼,飞速的扔出了解释。邓布利多心领神会的盖到了他的请求。

“没错,你年轻的弟弟正在想着怎么才能向凤凰表白。我给出了相当不成熟的建议,我道歉。”

忒休斯抓过他先前遗落在沙发边上的雨伞,扔给纽特一个安抚性的微笑。而下一秒,邓布利多就收获了相当嫌弃的实质性审视。

说实话他已经习惯了。全魔法部的奥罗都知道他和格林德沃的那些破事儿,一半见他都热情地过了头,他早已对男人扔在他身上赤裸裸的目光免疫——尽管他不想承认,心里阴暗的某个部分还挺享受这个的;另一半见他则总是藏不住满脸嫌弃,大概是同类的某种领地意识,潜意识里暗暗较劲。

“忒休斯。纽特和我共处一室很安全,你没必要隔三差五冲到我的办公室来。”

“纽特最讨厌办公室了!但是每次写信都说他在你的办公室里如何如何!他从来都不愿意主动进我的办公室!”

啊,真爱使人傻屌。邓布利多捏着下巴走到桌边,回转身,双臂轻松撑起坐在了桌子上。紧接着妖娆地翘起了腿,随意地拨动了一下桌子上的仓鼠球,眼神扫过角落里的那盘猫砂。

“大概你的办公室里没有仓鼠球和猫砂吧。”

纽特把还在对皮克特连连威胁的人连哄带骗推了出去,皮克特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醒了,正在对着忒休斯不停吐口水。

“警告你,你这个青菜虫,下次我一定把你抓来吃了!”

“好了哥哥,再不走你就要迟到了……邓布利多教授说的没错,真的是因为仓鼠球啦~”

啪嗒一声,门终于关上了。

“唉,你辛苦了。”

邓布利多由衷地发出唏嘘。

“彼此彼此,毕竟不是每个人的灵魂伴侣都像我们的这么……特别。我想您懂我的意思。”

纽特故作友好的试图微笑,邓布利多回以一个假惺惺的微笑。很好,他们这次就算扯平了。

————tbc

邓布利多:不,我不懂|ω・`)

纽特:醋王?

Callum试镜亲了小雀斑,还说自己要想吃掉皮克特。

突然福至心灵:如果忒休斯也是个亲亲怪就有的好玩了……

(只是恶趣味地想写Callum属性的忒休斯而已,没错,就是这样)

评论(8)

热度(171)

  1. Artemis Natalia不是异常是小黄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