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异常是小黄

一个原号登不上lof但是不忍心弃的可怜人……
于是重新挂了个号,难过。

【神奇动物】五次纽特抖机灵,一次他懵圈了(2)

【灵魂伴侣AU】

【ggad】

【兄弟无差】

【片段灭文】

【OOC警告】

Summary:曾经斯卡曼德兄弟非常亲密,没人觉得这有什么问题。纽特先天早熟,忒休斯初入社会头两年还没那么循规蹈矩。故事从这个特殊的时刻开始。

——————

2.

对大多数人来说,被学校开除并不是一件高兴的事,这意味着你会失去一块赖以谋生的敲门砖,让你的家人在可预见的将来饱受亲朋好友街坊邻里茶余饭后的非议折磨,以及过早地走上与他人截然不同的道路。

若主动选择放弃,则另当别论。所有人只会认为你疯了,被巨怪踩扁了头不说,还被按在地上疯狂地来回摩擦才会“出此下策”。

“纽特他们让我来,因为所有人都认为只有我才能明白你在想什么!可我真的不明白!邓布利多什么都知道!但他一个字都不说!难道我身为你的灵魂伴侣又是你的兄长不能明白这些吗?我不是你最亲近的人?”

忒休斯看起来相当沮丧,好像他才是那个被退学的。另一位真正的话题主角却面无表情,相当安静,提着大件的行李大步流星走在堪堪三步开外距离的前方。霍格沃茨高耸的塔楼逐渐在被他们抛在身后。

“纽特!站住!回答我的问题!”

一路自说自话,没有回复,年长的人终于停下了。生气地扔下了手里提另一个箱子,砸在地上发出“砰”的一声响。

“梅林!忒休斯,这里面有还没孵出来复活节蛋!必须轻拿轻放!”

纽特提着箱子冲过来,往地上一跪,埋下身子耳朵贴着箱子仔细聆听,睁大眼睛,小心翼翼。好像那箱子是个活物,而他是一个刚上手的外科医生,正在为生命的心跳计数。

“呃呃,抱歉……”

忒休斯颓丧地蹲了下来,用手抹挲了一下头发。他的黑眼圈格外浓重,胡子拉碴,也没有剃干净。显然最近魔法部的工作不太顺利,当如此精致的男人堕落成一个不修边幅的糙汉子的时候,纽特厌恶办公室的理由又多了一条。

“我不相信你会恶意伤人,或者偷东西。你可以说服任何人但说服不了我。我只是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袒护另一个人,我很想知道他是谁,但据我对你的了解,你不愿的话是不会告诉任何人的。邓布利多知道但是讳莫如深。我既不知道你想维护是谁,也不明白为什么你这么做……这让我很不安也很生气,即便我已经不能理解你的世界了——这没关系——我早就是知道这天会来的只是没想到来得这么快……难道我也不再值得你信任了吗?”

纽特愣住了,他一时无法完全消化忒休斯这席话的全部内容,他离人类的情感太远,思维又太过另类,但不出半秒他就感受到了连接那头灵魂伴侣的情绪:愤怒和悲伤。

好像他才是那个被扫地出门的人。

“忒休斯,我只是做了自己认为正确的事,也自愿承担这样的结果。一旦时间到了我就会告诉你一切,我向你保证。只是现在不行,就现在不行……好吗?”

纽特轻轻握住了他的手掌,主动把头埋在了忒休斯胸口蹭了蹭。

“你一直是我们兄弟中更通情达理的那一个。无需多言,相信你能明白。不要生气,哥哥,不要生气……”

忒休明显感受到胸口隐隐传递出来的暖意,在血液中漫延,整副躯体连带着灵魂一起被浸泡到了温水里,是不容置疑的爱,其中却又夹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酸涩。

是愧怍。

忒休斯小心翼翼地抬起手,回抱了过去。

这是他们分别整整一年以来的第一个拥抱。

自从去年纽特魔力增强后,日益成熟的大男孩就不愿与他的兄长有过多的身体碰触。灵魂伴侣可以通过这样的方式泄露真实的情绪,这种连接正是爱人间共享亲密的见证,是灵魂共鸣的特权。

但作为血亲,则并不会像情人间那般如胶似漆,靠的太近会侵犯彼此的隐私。所以会主动保持安全的距离,无论是身体上还是精神上。这是此前彼此认定为灵魂伴侣时,全家商讨做出的决定,毕竟骨肉至亲,日后都是要各自成家的,尽可能减少身体接触可以削弱灵魂的互相影响。

但在这一时刻,纽特上前一步,主动打破了他们之间的藩篱。他需要忒休斯,就像忒休斯也需要他一样,他们彼此都感觉出来了。

“有时候我真希望,我从来就不是你哥哥……”

——如果我不是你的哥哥,我就能用另一种更特殊的身份和你相遇,彼此陪伴。我就能够理解你的世界,分担你未来的孤独,无论发生什么都第一时间赶到,无论任何问题都能一起面对。

“可是我很庆幸有你在我身边。我们连寻找彼此的时间都省去了。”

——有你在我才能做这些:我可以成天和动物们在一起,我可以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甚至就算是这样离开霍格沃茨,我也没多难受。我出生时你就在我身边。因为过去你顶下了一切,所以我才能有如今的自由。

他们都没有说出后面的话。

有些话在特殊的人面前,其实说不说完已经不重要了。这是挺奇怪的,隔的很远的时候,你对一个人想说的话有好多好多,不停的打草稿预演,再罗列一二三四点,等你真的折腾了半个地球再见面,却半天憋不出一个字儿,就只能想到什么说什么。

忒休斯无奈地笑了笑,他主动松开了怀抱里的人。认真地仔细打量,看得太久以至于纽特都有些别扭了。

“纽特,你又长高了,也更结实了。像是一头小豹子。”

“嗯,你倒是一点儿也没变,还是一个抱抱怪。”

纽特艰难地抽身离开,努力地克制自己不想撒手的本能。他装模作样拍了拍袍子上根本不存在的灰,提起了他的箱子。忒休斯见状也很快提起了另一只。

“我们回家吧。马车就在前面路口拐角。你想吃玫瑰馅饼吗?我可以叫家养小精灵提前做。”

很快两个人一前一后来到了马车边上。

“为了庆祝我提前毕业,我可以要黄油啤酒吗?”

忒休斯一巴掌拍在他的后脑勺上,几乎把他拍进了马车。随即很快将行李箱扔上了车顶。纽特揉着后脑勺咬着下嘴唇对他怒目而视,满脸写着“你变了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人再不哄我我就要学曼德拉草尖叫了”。

忒休斯欣赏了一下他的表情,突然摆出了魔法部奥罗的嘴脸。

“别得寸进尺,你这个问题学生。我们还是说说你的家庭补课计划吧。纽特•斯卡曼德先生,作为你的家庭教师第一人选,我现在就来和你说说五六年级的课有哪些内容……”

纽特终于还是如愿地尖叫成了一窝曼德拉草。

马车朝着斯卡曼德府邸悠哉游哉地远去。

————tbc

忒休斯:求我。

纽特:看来你缺少模特拉鼠的啃咬(눈_눈)

这是另一个我的妄想:想看主动拥抱忒休斯还依依不舍的纽特。

真高兴是个文手,想看什么自己产粮自己快乐(你)

补充解释:

介绍一下英国的教育体制,以前有段时间贵族家庭都是有家庭教师的(其实现在也一样)在他们上大学或者入军封侯拜相之前,小孩子都接受量身定制的教育规划,他们是一辈子不事生产的,所以学的都是什么外语啊雄辩啊国际关系啊经济原理啊剑术啊搏击啊之类的东西……而学校教育是开给中下层普通人家的,因为中下层劳动人口在接受小学中学教育后能够成为合格的社会生产力,当然其中很小一部分也可以上大学走学术线or入伍为官,不过真的只是很少很少的一部分。这是双轨制:精英教育和贫民教育,并行且互不干涉。

So,我觉得在那个年代,单从学业和个人发展道路来说,如果纽特被霍格沃茨开了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条条大路通罗马,家庭教育完全可以保证继续接受教育。真正遭人数落的是被开的原因,质疑品行。忒休斯对这件事不满也正基于此。

尽管罗琳阿姨HP和FB的设定是巫师在千百年前就聚众在校园培养,英国霍格沃茨和后来美国伊凡莫尼都是如此,其实取的是把大学教育模式直接投射到了小学阶段,贵族和贫民一视同仁,甚至还有什么学院制、选课制和导师制,这些我在真正了解了杜伦大学和剑桥大学后才明白过来的事。

罗琳阿姨真的是个温暖又伟大的人=w=

不过这里就有另一个私设了,假设巫师也是可以家庭教育模式培养的。现在英国美国这样的国家也还是有很多home schooling 培养的学生,不过多数是在家庭条件比较特殊,诸如有特殊的宗教信仰或儿童智力与同龄人不搭(过于聪明和相对发展迟缓都有可能)

看神奇动物的时候。

刚看第一部:纽特完全不像是学校教育模式出来的人唉~

看到第二部:私教,鉴定完毕【。

几乎所有home schooling的优点和缺点在FB第一部里纽特身上都很明显,优点以前吹过就不再赘述,缺点包括与人沟通有障碍不擅长团队合作且行事主动专自由(忒休斯就是那个阿母大悲催的,科科)

当然也可能天性如此,纽特本来就是个不适合学校教育的人,学校教育可没法培养出一门新科学的开山怪,再说也没场子让他玩动物,也没法解决他被动物各种弄残后的医疗赔付——这样霍格沃茨早破产了【。

只能说邓布利多太有毒了,他不仅可以当好公立学校的校长一线教育一百年,甚至其实作为特殊人才的家教和导师也是很OK的。第二部里纽特和他的相处模式明显就是导师制下出来的师生关系:相互信任,相互扯淡_(:з」∠)_

(以上只是个人的瞎哔哔而已,全部是脑洞,不要当真,请认准官方)

评论(2)

热度(15)